曲巷斜街信马,小桥流水谁家。浅衫深袖倚门斜。只缘些子意,消得百般夸。粉面初生明月,酒容欲退朝霞。春风还解染霜华。肯持鸳绮被,来伴杜家花。
四十四,变生不测凤姐泼醋 喜出望外平儿理妆

    话说众人看演<<荆钗记>>,宝玉和姐妹一处坐着.林黛玉因看到<<男祭>>这一出上, 便和宝钗说道:"这王十朋也不通的很,不管在那里祭一祭罢了,必定跑到江边子上来作什么!俗语说,`睹物思人',天下的水总归一源,不拘那里的水舀一碗看着哭去 ,也就尽情了."宝钗不答.宝玉回头要热酒敬凤姐儿.
    原来贾母说今日不比往日, 定要叫凤姐痛乐一日.本来自己懒待坐席,只在里间屋里榻上歪着和薛姨妈看戏, 随心爱吃的拣几样放在小几上,随意吃着说话儿,将自己两桌席面赏那没有席面的大小丫头并那应差听差的妇人等, 命他们在窗外廊檐下也只管坐着随意吃喝, 不必拘礼.王夫人和邢夫人在地下高桌上坐着,外面几席是他姊妹们坐. 贾母不时吩咐尤氏等:"让凤丫头坐在上面,你们好生替我待东,难为他一年到头辛苦. "尤氏答应了,又笑回说道:"他坐不惯首席,坐在上头横不是竖不是的, 酒也不肯吃."贾母听了,笑道:"你不会,等我亲自让他去."凤姐儿忙也进来笑说:"老祖宗别信他们的话,我吃了好几钟了."贾母笑着,命尤氏:"快拉他出去,按在椅子上, 你们都轮流敬他. 他再不吃,我当真的就亲自去了."尤氏听说,忙笑着又拉他出来坐下,命人拿了台盏斟了酒,笑道:"一年到头难为你孝顺老太太,太太和我.我今儿没什么疼你的, 亲自斟杯酒,乖乖儿的在我手里喝一口."凤姐儿笑道:"你要安心孝敬我, 跪下我就喝. "尤氏笑道:"说的你不知是谁!我告诉你说,好容易今儿这一遭,过了后儿, 知道还得象今儿这样不得了?趁着尽力灌丧两钟罢."凤姐儿见推不过,只得喝了两钟.接着众姊妹也来,凤姐也只得每人的喝一口.赖大妈妈见贾母尚这等高兴,也少不得来凑趣儿,领着些嬷嬷们也来敬酒.凤姐儿也难推脱,只得喝了两口.鸳鸯等也来敬,凤姐儿真不能了,忙央告道:"好姐姐们,饶了我罢,我明儿再喝罢."鸳鸯笑道:"真个的, 我们是没脸的了?就是我们在太太跟前,太太还赏个脸儿呢.往常倒有些体面, 今儿当着这些人,倒拿起主子的款儿来了.我原不该来.不喝,我们就走."说着真个回去了.凤姐儿忙赶上拉住,笑道:"好姐姐,我喝就是了."说着拿过酒来,满满的斟了一杯喝干.鸳鸯方笑了散去,然后又入席.

    凤姐儿自觉酒沉了,心里突突的似往上撞,要往家去歇歇,只见那耍百戏的上来, 便和尤氏说:"预备赏钱,我要洗洗脸去."尤氏点头.凤姐儿瞅人不防,便出了席,往房门后檐下走来. 平儿留心,也忙跟了来,凤姐儿便扶着他.才至穿廊下,只见他房里的一个小丫头正在那里站着,见他两个来了,回身就跑.凤姐儿便疑心忙叫.那丫头先只装听不见,无奈后面连平儿也叫,只得回来.凤姐儿越发起了疑心,忙和平儿进了穿堂 , 叫那小丫头子也进来,把К扇关了,凤姐儿坐在小院子的台阶上,命那丫头子跪了, 喝命平儿:"叫两个二门上的小厮来,拿绳子鞭子,把那眼睛里没主子的小蹄子打烂了 ! "那小丫头子已经唬的魂飞魄散,哭着只管碰头求饶.凤姐儿问道:"我又不是鬼,你见了我, 不说规规矩矩站住,怎么倒往前跑?"小丫头子哭道:"我原没看见奶奶来.我又记挂着房里无人,所以跑了."凤姐儿道:"房里既没人,谁叫你来的?你便没看见我, 我和平儿在后头扯着脖子叫了你十来声,越叫越跑.离的又不远,你聋了不成?你还和我强嘴! "说着便扬手一掌打在脸上,打的那小丫头一栽,这边脸上又一下,登时小丫头子两腮紫胀起来.平儿忙劝:"奶奶仔细手疼."凤姐便说:"你再打着问他跑什么.他再不说,把嘴撕烂了他的!"那小丫头子先还强嘴,后来听见凤姐儿要烧了红烙铁来烙嘴,方哭道:"二爷在家里,打发我来这里瞧着奶奶的,若见奶奶散了,先叫我送信儿去的.不承望奶奶这会子就来了."凤姐儿见话中有文章,"叫你瞧着我作什么?难道怕我家去不成? 必有别的原故,快告诉我,我从此以后疼你.你若不细说,立刻拿刀子来割你的肉."说着,回头向头上拔下一根簪子来,向那丫头嘴上乱戳,唬的那丫头一行躲, 一行哭求道:"我告诉奶奶,可别说我说的."平儿一旁劝,一面催他,叫他快说.丫头便说道:"二爷也是才来房里的,睡了一会醒了,打发人来瞧瞧奶奶,说才坐席,还得好一会才来呢. 二爷就开了箱子,拿了两块银子,还有两根簪子,两匹缎子,叫我悄悄的送与鲍二的老婆去,叫他进来.他收了东西就往咱们屋里来了.二爷叫我来瞧着奶奶,底下的事我就不知道了."

    凤姐听了,已气的浑身发软,忙立起来一径来家.刚至院门,只见又有一个小丫头在门前探头儿, 一见了凤姐,也缩头就跑.凤姐儿提着名字喝住.那丫头本来伶俐,见躲不过了, 越性跑了出来,笑道:"我正要告诉奶奶去呢,可巧奶奶来了."凤姐儿道:" 告诉我什么?"那小丫头便说二爷在家这般如此如此,将方才的话也说了一遍.凤姐啐道:"你早作什么了?这会子我看见你了,你来推干净儿!"说着也扬手一下打的那丫头一个趔趄,便摄手摄脚的走至窗前.往里听时,只听里头说笑.那妇人笑道:"多早晚你那阎王老婆死了就好了."贾琏道:"他死了,再娶一个也是这样,又怎么样呢?"那妇人道:"他死了,你倒是把平儿扶了正,只怕还好些."贾琏道:"如今连平儿他也不叫我沾一沾了.平儿也是一肚子委曲不敢说.我命里怎么就该犯了`夜叉星'."

    凤姐听了, 气的浑身乱战,又听他俩都赞平儿,便疑平儿素日背地里自然也有愤怨语了, 那酒越发涌了上来,也并不忖夺,回身把平儿先打了两下,一脚踢开门进去, 也不容分说,抓着鲍二家的撕打一顿.又怕贾琏走出去,便堵着门站着骂道:"好淫妇! 你偷主子汉子, 还要治死主子老婆!平儿过来!你们淫妇忘八一条藤儿,多嫌着我,外面儿你哄我! "说着又把平儿打几下,打的平儿有冤无处诉,只气得干哭,骂道:"你们做这些没脸的事,好好的又拉上我做什么!"说着也把鲍二家的撕打起来.贾琏也因吃多了酒,进来高兴,未曾作的机密,一见凤姐来了,已没了主意,又见平儿也闹起来,把酒也气上来了. 凤姐儿打鲍二家的,他已又气又愧,只不好说的,今见平儿也打,便上来踢骂道:"好娼妇!你也动手打人!"平儿气怯,忙住了手,哭道:"你们背地里说话,为什么拉我呢?"凤姐见平儿怕贾琏,越发气了,又赶上来打着平儿,偏叫打鲍二家的.平儿急了, 便跑出来找刀子要寻死.外面众婆子丫头忙拦住解劝.这里凤姐见平儿寻死去, 便一头撞在贾琏怀里,叫道:"你们一条藤儿害我,被我听见了,倒都唬起我来.你也勒死我!"贾琏气的墙上拔出剑来,说道:"不用寻死,我也急了,一齐杀了,我偿了命 , 大家干净."正闹的不开交,只见尤氏等一群人来了,说:"这是怎么说,才好好的,就闹起来."贾琏见了人,越发"倚酒三分醉",逞起威风来,故意要杀凤姐儿.凤姐儿见人来了,便不似先前那般泼了,丢下众人,便哭着往贾母那边跑.

    此时戏已散出,凤姐跑到贾母跟前,爬在贾母怀里,只说:"老祖宗救我!琏二爷要杀我呢!"贾母,邢夫人,王夫人等忙问怎么了.凤姐儿哭道:"我才家去换衣裳,不防琏二爷在家和人说话,我只当是有客来了,唬得我不敢进去.在窗户外头听了一听,原来是和鲍二家的媳妇商议,说我利害,要拿毒药给我吃了治死我,把平儿扶了正.我原气了, 又不敢和他吵,原打了平儿两下,问他为什么要害我.他臊了,就要杀我."贾母等听了,都信以为真,说:"这还了得!快拿了那下流种子来!"一语未完,只见贾琏拿着剑赶来,后面许多人跟着.贾琏明仗着贾母素习疼他们,连母亲婶母也无碍,故逞强闹了来.邢夫人王夫人见了,气的忙拦住骂道:"这下流种子!你越发反了,老太太在这里呢 ! "贾琏乜斜着眼,道:"都是老太太惯的他,他才这样,连我也骂起来了!"邢夫人气的夺下剑来,只管喝他"快出去!"那贾琏撒娇撒痴,涎言涎语的还只乱说.贾母气的说道 :"我知道你也不把我们放在眼睛里,叫人把他老子叫来!"贾琏听见这话,方趔趄着脚儿出去了,赌气也不往家去,便往外书房来.

    这里邢夫人王夫人也说凤姐儿. 贾母笑道:"什么要紧的事!小孩子们年轻,馋嘴猫儿似的,那里保得住不这么着.从小儿世人都打这么过的.都是我的不是,他多吃了两口酒, 又吃起醋来."说的众人都笑了.贾母又道:"你放心,等明儿我叫他来替你赔不是. 你今儿别要过去臊着他."因又骂:"平儿那蹄子,素日我倒看他好,怎么暗地里这么坏. "尤氏等笑道:"平儿没有不是,是凤丫头拿着人家出气.两口子不好对打,都拿着平儿煞性子. 平儿委曲的什么似的呢,老太太还骂人家."贾母道:"原来这样,我说那孩子倒不象那狐媚魇道的. 既这么着,可怜见的,白受他们的气."因叫琥珀来:" 你出去告诉平儿,就说我的话:我知道他受了委曲,明儿我叫凤姐儿替他赔不是.今儿是他主子的好日子,不许他胡闹."

    原来平儿早被李纨拉入大观园去了.平儿哭的哽咽难抬.宝钗劝道:"你是个明白人,素日凤丫头何等待你,今儿不过他多吃一口酒.他可不拿你出气,难道倒拿别人出气不成?别人又笑话他吃醉了.你只管这会子委曲,素日你的好处,岂不都是假的了?" 正说着, 只见琥珀走来,说了贾母的话.平儿自觉面上有了光辉,方才渐渐的好了,也不往前头来.宝钗等歇息了一回,方来看贾母凤姐.

    宝玉便让平儿到怡红院中来. 袭人忙接着,笑道:"我先原要让你的,只因大奶奶和姑娘们都让你,我就不好让的了."平儿也陪笑说"多谢".因又说道:"好好儿的从那里说起,无缘无故白受了一场气."袭人笑道:"二奶奶素日待你好,这不过是一时气急了. "平儿道:"二奶奶倒没说的,只是那淫妇治的我,他又偏拿我凑趣,况还有我们那糊涂爷倒打我."说着便又委曲,禁不住落泪.宝玉忙劝道:"好姐姐,别伤心,我替他两个赔不是罢. "平儿笑道:"与你什么相干?"宝玉笑道:"我们弟兄姊妹都一样.他们得罪了人,我替他赔个不是也是应该的."又道:"可惜这新衣裳也沾了,这里有你花妹妹的衣裳, 何不换了下来,拿些烧酒喷了熨一熨.把头也另梳一梳,洗洗脸."一面说,一面便吩咐了小丫头子们舀洗脸水,烧熨斗来.平儿素习只闻人说宝玉专能和女孩儿们接交,宝玉素日因平儿是贾琏的爱妾,又是凤姐儿的心腹,故不肯和他厮近,因不能尽心,也常为恨事.平儿今见他这般,心中也暗暗的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