曲巷斜街信马,小桥流水谁家。浅衫深袖倚门斜。只缘些子意,消得百般夸。粉面初生明月,酒容欲退朝霞。春风还解染霜华。肯持鸳绮被,来伴杜家花。
四十九,琉璃世界白雪红梅 脂粉香娃割腥啖膻

    话说香菱见众人正说笑,他便迎上去笑道:"你们看这一首.若使得,我便还学,若还不好,我就死了这作诗的心了."说着,把诗递与黛玉及众人看时,只见写道是:
    精华欲掩料应难,影自娟娟魄自寒.

    一片砧敲千里白,半轮鸡唱五更残.

    绿蓑江上秋闻笛,红袖楼头夜倚栏.

    博得嫦蛾应借问, 缘何不使永团圆!众人看了笑道:"这首不但好,而且新巧有意趣.可知俗语说`天下无难事,只怕有心人.'社里一定请你了."香菱听了心下不信,料着是他们瞒哄自己的话,还只管问黛玉宝钗等.

    正说之间,只见几个小丫头并老婆子忙忙的走来,都笑道:"来了好些姑娘奶奶们 , 我们都不认得,奶奶姑娘们快认亲去."李纨笑道:"这是那里的话?你到底说明白了是谁的亲戚?"那婆子丫头都笑道:"奶奶的两位妹子都来了.还有一位姑娘,说是薛大姑娘的妹妹,还有一位爷,说是薛大爷的兄弟.我这会子请姨太太去呢,奶奶和姑娘们先上去罢."说着,一径去了.宝钗笑道:"我们薛蝌和他妹妹来了不成?"李纨也笑道:" 我们婶子又上京来了不成? 他们也不能凑在一处,这可是奇事."大家纳闷,来至王夫人上房,只见乌压压一地的人.

    原来邢夫人之兄嫂带了女儿岫烟进京来投邢夫人的, 可巧凤姐之兄王仁也正进京, 两亲家一处打帮来了.走至半路泊船时,正遇见李纨之寡婶带着两个女儿____大名李纹,次名李绮____也上京.大家叙起来又是亲戚,因此三家一路同行.后有薛蟠之从弟薛蝌,因当年父亲在京时已将胞妹薛宝琴许配都中梅翰林之子为婚,正欲进京发嫁,闻得王仁进京,他也带了妹子随后赶来.所以今日会齐了来访投各人亲戚.于是大家见礼叙过, 贾母王夫人都欢喜非常.贾母因笑道:"怪道昨日晚上灯花爆了又爆,结了又结,原来应到今日."一面叙些家常,一面收看带来的礼物,一面命留酒饭.凤姐儿自不必说, 忙上加忙.李纨宝钗自然和婶母姊妹叙离别之情.黛玉见了,先是欢喜,次后想起众人皆有亲眷, 独自己孤单,无个亲眷,不免又去垂泪.宝玉深知其情,十分劝慰了一番方罢.

    然后宝玉忙忙来至怡红院中,向袭人,麝月,晴雯等笑道:"你们还不快看人去!谁知宝姐姐的亲哥哥是那个样子,他这叔伯兄弟形容举止另是一样了,倒象是宝姐姐的同胞弟兄似的.更奇在你们成日家只说宝姐姐是绝色的人物,你们如今瞧瞧他这妹子 ,更有大嫂嫂这两个妹子,我竟形容不出了.老天,老天,你有多少精华灵秀,生出这些人上之人来! 可知我井底之蛙,成日家自说现在的这几个人是有一无二的,谁知不必远寻, 就是本地风光,一个赛似一个,如今我又长了一层学问了.除了这几个,难道还有几个不成?"一面说,一面自笑自叹.袭人见他又有了魔意,便不肯去瞧.晴雯等早去瞧了一遍回来, だだ笑向袭人道:"你快瞧瞧去!大太太的一个侄女儿,宝姑娘一个妹妹,大奶奶两个妹妹,倒象一把子四根水葱儿."

    一语未了,只见探春也笑着进来找宝玉,因说道:"咱们的诗社可兴旺了."宝玉笑道:"正是呢.这是你一高兴起诗社,所以鬼使神差来了这些人.但只一件,不知他们可学过作诗不曾?"探春道:"我才都问了他们,虽是他们自谦,看其光景,没有不会的.便是不会也没难处,你看香菱就知道了."袭人笑道:"他们说薛大姑娘的妹妹更好,三姑娘看着怎么样?"探春道:"果然的话.据我看,连他姐姐并这些人总不及他."袭人听了 ,又是诧异,又笑道:"这也奇了,还从那里再好的去呢?我倒要瞧瞧去."探春道:"老太太一见了,喜欢的无可不可,已经逼着太太认了干女儿了.老太太要养活,才刚已经定了."宝玉喜的忙问:"这果然的?"探春道:"我几时说过谎!"又笑道:"有了这个好孙女儿,就忘了这孙子了."宝玉笑道:"这倒不妨,原该多疼女儿些才是正理.明儿十六,咱们可该起社了."探春道:"林丫头刚起来了,二姐姐又病了,终是七上八下的."宝玉道 : "二姐姐又不大作诗,没有他又何妨."探春道:"越性等几天,他们新来的混熟了,咱们邀上他们岂不好? 这会子大嫂子宝姐姐心里自然没有诗兴的,况且湘云没来,颦儿刚好了, 人人不合式.不如等着云丫头来了,这几个新的也熟了,颦儿也大好了,大嫂子和宝姐姐心也闲了, 香菱诗也长进了,如此邀一满社岂不好?咱们两个如今且往老太太那里去听听, 除宝姐姐的妹妹不算外,他一定是在咱们家住定了的.倘或那三个要不在咱们这里住,咱们央告着老太太留下他们在园子里住下,咱们岂不多添几个人 ,越发有趣了."宝玉听了,喜的眉开眼笑,忙说道:"倒是你明白.我终久是个糊涂心肠 ,空喜欢一会子,却想不到这上头来."

    说着,兄妹两个一齐往贾母处来."果然王夫人已认了宝琴作干女儿,贾母欢喜非常,连园中也不命住,晚上跟着贾母一处安寝.薛蝌自向薛蟠书房中住下.贾母便和邢夫人说: "你侄女儿也不必家去了,园里住几天,逛逛再去."邢夫人兄嫂家中原艰难, 这一上京, 原仗的是邢夫人与他们治房舍,帮盘缠,听如此说,岂不愿意.邢夫人便将岫烟交与凤姐儿.凤姐儿筹算得园中姊妹多,性情不一,且又不便另设一处,莫若送到迎春一处去,倘日后邢岫烟有些不遂意的事,纵然邢夫人知道了,与自己无干.从此后若邢岫烟家去住的日期不算,若在大观园住到一个月上,凤姐儿亦照迎春的分例送一分与岫烟. 凤姐儿冷眼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