曲巷斜街信马,小桥流水谁家。浅衫深袖倚门斜。只缘些子意,消得百般夸。粉面初生明月,酒容欲退朝霞。春风还解染霜华。肯持鸳绮被,来伴杜家花。
四十三,闲取乐偶攒金庆寿 不了情暂撮土为香

    话说王夫人因见贾母那日在大观园不过着了些风寒,不是什么大病,请医生吃了两剂药也就好了,便放了心,因命凤姐来吩咐他预备给贾政带送东西.正商议着,只见贾母打发人来请, 王夫人忙引着凤姐儿过来.王夫人又请问"这会子可又觉大安些?" 贾母道:"今日可大好了.方才你们送来野鸡崽子汤,我尝了一尝,倒有味儿,又吃了两块肉, 心里很受用."王夫人笑道:"这是凤丫头孝敬老太太的.算他的孝心虔,不枉了素日老太太疼他. "贾母点头笑道:"难为他想着.若是还有生的,再炸上两块,咸浸浸的,吃粥有味儿.那汤虽好,就只不对稀饭."凤姐听了,连忙答应,命人去厨房传话.
    这里贾母又向王夫人笑道: "我打发人请你来,不为别的.初二是凤丫头的生日, 上两年我原早想替他做生日,偏到跟前有大事,就混过去了.今年人又齐全,料着又没事, 咱们大家好生乐一日."王夫人笑道:"我也想着呢.既是老太太高兴,何不就商议定了? "贾母笑道:"我想往年不拘谁作生日,都是各自送各自的礼,这个也俗了,也觉生分的似的. 今儿我出个新法子,又不生分,又可取笑."王夫人忙道:"老太太怎么想着好, 就是怎么样行."贾母笑道:"我想着,咱们也学那小家子大家凑分子,多少尽着这钱去办, 你道好顽不好顽?"王夫人笑道:"这个很好,但不知怎么凑法?"贾母听说, 益发高兴起来, 忙遣人去请薛姨妈邢夫人等,又叫请姑娘们并宝玉,那府里珍儿媳妇并赖大家的等有头脸管事的媳妇也都叫了来.

    众丫头婆子见贾母十分高兴也都高兴, 忙忙的各自分头去请的请,传的传,没顿饭的工夫, 老的,少的,上的,下的,乌压压挤了一屋子.只薛姨妈和贾母对坐,邢夫人王夫人只坐在房门前两张椅子上,宝钗姊妹等五六个人坐在炕上,宝玉坐在贾母怀前 , 地下满满的站了一地.贾母忙命拿几个小杌子来,给赖大母亲等几个高年有体面的妈妈坐了.贾府风俗,年高伏侍过父母的家人,比年轻的主子还有体面,所以尤氏凤姐儿等只管地下站着,那赖大的母亲等三四个老妈妈告个罪,都坐在小杌子上了.

    贾母笑着把方才一席话说与众人听了.众人谁不凑这趣儿?再也有和凤姐儿好的 , 有情愿这样的,有畏惧凤姐儿的,巴不得来奉承的:况且都是拿的出来的,所以一闻此言, 都欣然应诺.贾母先道:"我出二十两."薛姨妈笑道:"我随着老太太,也是二十两了."邢夫人王夫人道:"我们不敢和老太太并肩,自然矮一等,每人十六两罢了."尤氏李纨也笑道: "我们自然又矮一等,每人十二两罢."贾母忙和李纨道:"你寡妇失业的, 那里还拉你出这个钱,我替你出了罢."凤姐忙笑道:"老太太别高兴,且算一算帐再揽事.老太太身上已有两分呢,这会子又替大嫂子出十二两,说着高兴,一会子回想又心疼了. 过后儿又说`都是为凤丫头花了钱',使个巧法子,哄着我拿出三四分子来暗里补上,我还做梦呢."说的众人都笑了.贾母笑道:"依你怎么样呢?"凤姐笑道:"生日没到,我这会子已经折受的不受用了.我一个钱饶不出,惊动这些人实在不安,不如大嫂子这一分我替他出了罢了.我到了那一日多吃些东西,就享了福了."邢夫人等听了,都说"很是".贾母方允了.凤姐儿又笑道:"我还有一句话呢.我想老祖宗自己二十两,又有林妹妹宝兄弟的两分子.姨妈自己二十两,又有宝妹妹的一分子,这倒也公道 .只是二位太太每位十六两,自己又少,又不替人出,这有些不公道.老祖宗吃了亏了! " 贾母听了,忙笑道:"倒是我的凤姐儿向着我,这说的很是.要不是你,我叫他们又哄了去了. "凤姐笑道:"老祖宗只把他姐儿两个交给两位太太,一位占一个,派多派少, 每位替出一分就是了. "贾母忙说:"这很公道,就是这样."赖大的母亲忙站起来笑说道:"这可反了!我替二位太太生气.在那边是儿子媳妇,在这边是内侄女儿,倒不向着婆婆姑娘, 倒向着别人.这儿媳妇成了陌路人,内侄女儿竟成了个外侄女儿了."说的贾母与众人都大笑起来了.赖大之母因又问道:"少奶奶们十二两,我们自然也该矮一等了."贾母听说,道:"这使不得.你们虽该矮一等,我知道你们这几个都是财主,分位虽低,钱却比他们多.你们和他们一例才使得."众妈妈听了,连忙答应.贾母又道:"姑娘们不过应个景儿, 每人照一个月的月例就是了."又回头叫鸳鸯来,"你们也凑几个人, 商议凑了来."鸳鸯答应着,去不多时带了平儿,袭人,彩霞等还有几个小丫鬟来, 也有二两的,也有一两的.贾母因问平儿:"你难道不替你主子作生日,还入在这里头? " 平儿笑道:"我那个私自另外有了,这是官中的,也该出一分."贾母笑道:"这才是好孩子."凤姐又笑道:"上下都全了.还有二位姨奶奶,他出不出,也问一声儿.尽到他们是理, 不然,他们只当小看了他们了."贾母听了,忙说:"可是呢,怎么倒忘了他们!只怕他们不得闲儿, 叫一个丫头问问去."说着,早有丫头去了,半日回来说道:"每位也出二两. "贾母喜道:"拿笔砚来算明,共计多少."尤氏因悄骂凤姐道:"我把你这没足厌的小蹄子! 这么些婆婆婶子来凑银子给你过生日,你还不足,又拉上两个苦瓠子作什么? "凤姐也悄笑道:"你少胡说,一会子离了这里,我才和你算帐.他们两个为什么苦呢?有了钱也是白填送别人,不如拘来咱们乐."

    说着,早已合算了,共凑了一百五十两有余.贾母道:"一日戏酒用不了."尤氏道: "既不请客,酒席又不多,两三日的用度都够了.头等,戏不用钱,省在这上头."贾母道 :"凤丫头说那一班好,就传那一班."凤姐儿道:"咱们家的班子都听熟了,倒是花几个钱叫一班来听听罢."贾母道:"这件事我交给珍哥媳妇了.越性叫凤丫头别操一点心, 受用一日才算."尤氏答应着.又说了一回话,都知贾母乏了,才渐渐的都散出来.

    尤氏等送邢夫人王夫人二人散去,便往凤姐房里来商议怎么办生日的话.凤姐儿道:"你不用问我,你只看老太太的眼色行事就完了."尤氏笑道:"你这阿物儿,也忒行了大运了. 我当有什么事叫我们去,原来单为这个.出了钱不算,还要我来操心,你怎么谢我?"凤姐笑道:"你别扯臊,我又没叫你来,谢你什么!你怕操心?你这会子就回老太太去, 再派一个就是了."尤氏笑道:"你瞧他兴的这样儿!我劝你收着些儿好.太满了就泼出来了."二人又说了一回方散.

    次日将银子送到宁国府来,尤氏方才起来梳洗,因问是谁送过来的,丫鬟们回说: "是林大娘."尤氏便命叫了他来.丫鬟走至下房,叫了林之孝家的过来.尤氏命他脚踏上坐了,一面忙着梳洗,一面问他:"这一包银子共多少?"林之孝家的回说:"这是我们底下人的银子, 凑了先送过来.老太太和太太们的还没有呢."正说着,丫鬟们回说:" 那府里太太和姨太太打发人送分子来了. "尤氏笑骂道:"小蹄子们,专会记得这些没要紧的话.昨儿不过老太太一时高兴,故意的要学那小家子凑分子,你们就记得,到了你们嘴里当正经的说. 还不快接了进来好生待茶,再打发他们去."丫鬟应着,忙接了进来,一共两封,连宝钗黛玉的都有了.尤氏问还少谁的,林之孝家的道:"还少老太太 ,太太,姑娘们的和底下姑娘们的."尤氏道:"还有你们大奶奶的呢?"林之孝家的道:" 奶奶过去,这银子都从二奶奶手里发,一共都有了."

    说着, 尤氏已梳洗了,命人伺候车辆,一时来至荣府,先来见凤姐.只见凤姐已将银子封好,正要送去.尤氏问:"都齐了?"凤姐儿笑道:"都有了,快拿了去罢,丢了我不管."尤氏笑道:"我有些信不及,倒要当面点一点."说着果然按数一点,只没有李纨的一分.尤氏笑道:"我说你у鬼呢,怎么你大嫂子的没有?"凤姐儿笑道:"那么些还不够使? 短一分儿也罢了,等不够了我再给你."尤氏道:"昨儿你在人跟前作人,今儿又来和我赖,这个断不依你.我只和老太太要去."凤姐儿笑道:"我看你利害.明儿有了事, 我也丁是丁卯是卯的, 你也别抱怨."尤氏笑道:"你一般的也怕.不看你素日孝敬我, 我才是不依你呢. "说着,把平儿的一分拿了出来,说道:"平儿,来!把你的收起去,等不够了, 我替你添上."平儿会意,因说道:"奶奶先使着,若剩下了再赏我一样."尤氏笑道:"只许你那主子作弊,就不许我作情儿."平儿只得收了.尤氏又道:"我看着你主子这么细致,弄这些钱那里使去!使不了,明儿带了棺材里使去."一面说着,一面又往贾母处来.先请了安,大概说了两句话,便走到鸳鸯房中和鸳鸯商议,只听鸳鸯的主意行事, 何以讨贾母的喜欢.二人计议妥当.尤氏临走时,也把鸳鸯二两银子还他,说:" 这还使不了呢."说着,一径出来,又至王夫人跟前说了一回话.因王夫人进了佛堂,把彩云一分也还了他. 见凤姐不在跟前,一时把周,赵二人的也还了.他两个还不敢收. 尤氏道:"你们可怜见的,那里有这些闲钱?凤丫头便知道了,有我应着呢."二人听说, 千恩万谢的方收了.于是尤氏一径出来,坐车回家.不在话下.

    展眼已是九月初二日, 园中人都打听得尤氏办得十分热闹,不但有戏,连耍百戏并说书的男女先儿全有, 都打点取乐顽耍.李纨又向众姊妹道:"今儿是正经社日,可别忘了.宝玉也不来,想必他只图热闹,把清雅就丢开了."说着,便命丫鬟去瞧作什么 , 快请了来.丫鬟去了半日,回说:"花大姐姐说,今儿一早就出门去了."众人听了,都诧异说:"再没有出门之理.这丫头糊涂,不知说话."因又命翠墨去.一时翠墨回来说: "可不真出了门了.说有个朋友死了,出去探丧去了."探春道:"断然没有的事.凭他什么,再没今日出门之理.你叫袭人来,我问他."刚说着,只见袭人走来.李纨等都说道: "今儿凭他有什么事,也不该出门.头一件,你二奶奶的生日,老太太都这等高兴,两府上下众人来凑热闹, 他倒走了,第二件,又是头一社的正日子,他也不告假,就私自去了!"袭人叹道:"昨儿晚上就说了,今儿一早起有要紧的事到北静王府里去,就赶回来的. 劝他不要去,他必不依.今儿一早起来,又要素衣裳穿,想必是北静王府里的要紧姬妾没了,也未可知."李纨等道:"若果如此,也该去走走,只是也该回来了."说着,大家又商议: "咱们只管作诗,等他回来罚他."刚说着,只见贾母已打发人来请,便都往前头来了.袭人回明宝玉的事,贾母不乐,便命人去接.

    原来宝玉心里有件私事,于头一日就吩咐茗烟:"明日一早要出门,备下两匹马在后门口等着, 不要别一个跟着.说给李贵,我往北府里去了.倘或要有人找我,叫他拦住不用找,只说北府里留下了,横竖就来的."茗烟也摸不着头脑,只得依言说了.今儿一早, 果然备了两匹马在园后门等着.天亮了,只见宝玉遍体纯素,从角门出来,一语不发跨上马,一弯腰,顺着街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