曲巷斜街信马,小桥流水谁家。浅衫深袖倚门斜。只缘些子意,消得百般夸。粉面初生明月,酒容欲退朝霞。春风还解染霜华。肯持鸳绮被,来伴杜家花。
四十七,呆霸王调情遭苦 打冷郎君惧祸走他乡

    话说王夫人听见邢夫人来了, 连忙迎了出去.邢夫人犹不知贾母已知鸳鸯之事, 正还要来打听信息, 进了院门,早有几个婆子悄悄的回了他,他方知道.待要回去,里面已知, 又见王夫人接了出来,少不得进来,先与贾母请安,贾母一声儿不言语,自己也觉得愧悔. 凤姐儿早指一事回避了.鸳鸯也自回房去生气.薛姨妈王夫人等恐碍着邢夫人的脸面,也都渐渐的退了.邢夫人且不敢出去.
    贾母见无人, 方说道:"我听见你替你老爷说媒来了.你倒也三从四德,只是这贤慧也太过了!你们如今也是孙子儿子满眼了,你还怕他,劝两句都使不得,还由着哪憷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