曲巷斜街信马,小桥流水谁家。浅衫深袖倚门斜。只缘些子意,消得百般夸。粉面初生明月,酒容欲退朝霞。春风还解染霜华。肯持鸳绮被,来伴杜家花。
六十回,茉莉粉替去蔷薇硝 玫瑰露引来茯苓霜

    话说袭人因问平儿,何事这样忙乱.平儿笑道:"都是世人想不到的,说来也好笑, 等几日告诉你,如今没头绪呢,且也不得闲儿."一语未了,只见李纨的丫鬟来了,说:" 平姐姐可在这里,奶奶等你,你怎么不去了?"平儿忙转身出来,口内笑说:"来了,来了 ."袭人等笑道:"他奶奶病了,他又成了香饽饽了,都抢不到手."平儿去了不提.
    宝玉便叫春燕:"你跟了你妈去,到宝姑娘房里给莺儿几句好话听听,也不可白得罪了他. "春燕答应了,和他妈出去.宝玉又隔窗说道:"不可当着宝姑娘说,仔细反叫莺儿受教导."

    娘儿两个应了出来, 一壁走着,一面说闲话儿.春燕因向他娘道:"我素日劝你老人家再不信,何苦闹出没趣来才罢."他娘笑道:"小蹄子,你走罢,俗语道:`不经一事, 不长一智. '我如今知道了.你又该来支问着我."春燕笑道:"妈,你若安分守己,在这屋里长久了, 自有许多的好处.我且告诉你句话:宝玉常说,将来这屋里的人,无论家里外头的,一应我们这些人,他都要回太太全放出去,与本人父母自便呢.你只说这一件可好不好? "他娘听说,喜的忙问:"这话果真?"春燕道:"谁可扯这谎作什么?"婆子听了,便念佛不绝.

    当下来至蘅芜苑, 正值宝钗,黛玉,薛姨妈等吃饭.莺儿自去泡茶,春燕便和他妈一径到莺儿前, 陪笑说:"方才言语冒撞了,姑娘莫嗔莫怪,特来陪罪"等语.莺儿忙笑让坐, 又倒茶.他娘儿两个说有事,便作辞回来.忽见蕊官赶出叫:"妈妈姐姐,略站一站."一面走上来,递了一个纸包给他们,说是蔷薇硝,带与芳官去檫脸.春燕笑道:"你们也太小气了,还怕那里没这个与他,巴巴的你又弄一包给他去."蕊官道:"他是他的 , 我送的是我的.好姐姐,千万带回去罢."春燕只得接了.娘儿两个回来,正值贾环贾琮二人来问候宝玉, 也才进去.春燕便向他娘说:"只我进去罢,你老不用去."他娘听了,自此便百依百随的,不敢倔强了.

    春燕进来,宝玉知道回复,便先点头.春燕知意,便不再说一语,略站了一站,便转身出来, 使眼色与芳官.芳官出来,春燕方悄悄的说与他蕊官之事,并与了他硝.宝玉并无与琮环可谈之语, 因笑问芳官手里是什么.芳官便忙递与宝玉瞧,又说是擦春癣的蔷薇硝.宝玉笑道:"亏他想得到."贾环听了,便伸着头瞧了一瞧,又闻得一股清香, 便弯着腰向靴桶内掏出一张纸来托着,笑说:"好哥哥,给我一半儿."宝玉只得要与他 . 芳官心中因是蕊官之赠,不肯与别人,连忙拦住,笑说道:"别动这个,我另拿些来." 宝玉会意,忙笑包上,说道:"快取来."

    芳官接了这个, 自去收好,便从奁中去寻自己常使的.启奁看时,盒内已空,心中疑惑, 早间还剩了些,如何没了?因问人时,都说不知.麝月便说:"这会子且忙着问这个,不过是这屋里人一时短了.你不管拿些什么给他们,他们那里看得出来?快打发他们去了,咱们好吃饭."芳官听了,便将些茉莉粉包了一包拿来.贾环见了就伸手来接. 芳官便忙向炕上一掷.贾环只得向炕上拾了,揣在怀内,方作辞而去.

    原来贾政不在家,且王夫人等又不在家,贾环连日也便装病逃学.如今得了硝,兴兴头头来找彩云. 正值彩云和赵姨娘闲谈,贾环嘻嘻向彩云道:"我也得了一包好的, 送你檫脸. 你常说,蔷薇硝擦癣,比外头的银硝强.你且看看,可是这个?"彩云打开一看, 嗤的一声笑了,说道:"你和谁要来的?"贾环便将方才之事说了.彩云笑道:"这是他们在哄你这乡老呢. 这不是硝,这是茉莉粉."贾环看了一看,果然比先前的带些红色, 闻闻也是喷香,因笑道:"这也是好的,硝粉一样,留着檫罢,自是比外头买的高便好. "彩云只得收了.赵姨娘便说:"有好的给你!谁叫你要去了,怎怨他们耍你!依我, 拿了去照脸摔给他去,趁着这回子撞尸的撞尸去了,挺床的便挺床,吵一出子,大家别心净,也算是报仇.莫不是两个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