曲巷斜街信马,小桥流水谁家。浅衫深袖倚门斜。只缘些子意,消得百般夸。粉面初生明月,酒容欲退朝霞。春风还解染霜华。肯持鸳绮被,来伴杜家花。
六十二,憨湘云醉眠芍药茵 呆香菱情解石榴裙

    话说平儿出来吩咐林之孝家的道:"大事化为小事,小事化为没事,方是兴旺之家 . 若得不了一点子小事,便扬铃打鼓的乱折腾起来,不成道理.如今将他母女带回,照旧去当差.将秦显家的仍旧退回.再不必提此事.只是每日小心巡察要紧."说毕,起身走了. 柳家的母女忙向上磕头,林家的带回园中,回了李纨探春,二人皆说:"知道了, 能可无事, 很好."司棋等人空兴头了一阵.那秦显家的好容易等了这个空子钻了来, 只兴头上半天. 在厨房内正乱着接收家伙米粮煤炭等物,又查出许多亏空来,说:"粳米短了两石,常用米又多支了一个月的,炭也欠着额数."一面又打点送林之孝家的礼 , 悄悄的备了一篓炭,五百斤木柴,一担粳米,在外边就遣了子侄送入林家去了,又打点送帐房的礼,又预备几样菜蔬请几位同事的人,说:"我来了,全仗列位扶持.自今以后都是一家人了. 我有照顾不到的,好歹大家照顾些."正乱着,忽有人来说与他:"看过这早饭就出去罢.柳嫂儿原无事,如今还交与他管了."秦显家的听了,轰去魂魄,垂头丧气, 登时掩旗息鼓,卷包而出.送人之物白丢了许多,自己倒要折变了赔补亏空. 连司棋都气了个倒仰,无计挽回,只得罢了.赵姨娘正因彩云私赠了许多东西,被玉钏儿吵出,生恐查诘出来,每日捏一把汗打听信儿.忽见彩云来告诉说:"都是宝玉应了, 从此无事. "赵姨娘方把心放下来.谁知贾环听如此说,便起了疑心,将彩云凡私赠之物都拿了出来,照着彩云的脸摔了去,说:"这两面三刀的东西!我不稀罕.你不和宝玉好, 他如何肯替你应.你既有担当给了我,原该不与一个人知道.如今你既然告诉他, 如今我再要这个, 也没趣儿."彩云见如此,急的发身赌誓,至于哭了.百般解说,贾环执意不信, 说:"不看你素日之情,去告诉二嫂子,就说你偷来给我,我不敢要.你细想去. "说毕,摔手出去了.急的赵姨娘骂:"没造化的种子,蛆心孽障."气的彩云哭个泪干肠断. 赵姨娘百般的安慰他:"好孩子,他辜负了你的心,我看的真.让我收起来,过两日他自然回转过来了."说着,便要收东西.彩云赌气一顿包起来,乘人不见时,来至园中,都撇在河内,顺水沉的沉漂的漂了.自己气的在被内暗哭.
    当下又值宝玉生日已到,原来宝琴也是这日,二人相同.因王夫人不在家,也不曾象往年闹热. 只有张道士送了四样礼,换的寄名符儿,还有几处僧尼庙的和尚姑子送了供尖儿, 并寿星纸马疏头,并本命星官值年太岁周年换的锁儿.家中常走的女先儿来上寿.王子腾那边,仍是一套衣服,一双鞋袜,一百寿桃,一百束上用银丝挂面.薛姨娘处减一等.其余家中人,尤氏仍是一双鞋袜,凤姐儿是一个宫制四面和合荷包,里面装一个金寿星,一件波斯国所制玩器.各庙中遣人去放堂舍钱.又另有宝琴之礼,不能备述.姐妹中皆随便,或有一扇的,或有一字的,或有一画的,或有一诗的,聊复应景而已.

    这日宝玉清晨起来,梳洗已毕,冠带出来.至前厅院中,已有李贵等四五个人在那里设下天地香烛,宝玉炷了香.行毕礼,奠茶焚纸后,便至宁府中宗祠祖先堂两处行毕礼, 出至月台上,又朝上遥拜过贾母,贾政,王夫人等.一顺到尤氏上房,行过礼,坐了一回,方回荣府.先至薛姨妈处,薛姨妈再三拉着,然后又遇见薛蝌,让一回,方进园来 .晴雯麝月二人跟随,小丫头夹着毡子,从李氏起,一一挨着,长的房中到过.复出二门 , 至李,赵,张,王四个奶妈家让了一回,方进来.虽众人要行礼,也不曾受.回至房中, 袭人等只都来说一声就是了.王夫人有言,不令年轻人受礼,恐折了福寿,故皆不磕头 .

    歇一时,贾环贾兰等来了,袭人连忙拉住,坐了一坐,便去了.宝玉笑说走乏了,便歪在床上.方吃了半盏茶,只听外面咭咭呱呱,一群丫头笑进来,原来是翠墨,小螺,翠缕,入画,邢岫烟的丫头篆儿,并奶子抱巧姐儿,彩鸾,绣鸾八九个人,都抱着红毡笑着走来,说:"拜寿的挤破了门了,快拿面来我们吃." 刚进来时,探春,湘云,宝琴,岫烟, 惜春也都来了.宝玉忙迎出来,笑说:"不敢起动,快预备好茶."进入房中,不免推让一回, 大家归坐.袭人等捧过茶来,才吃了一口,平儿也打扮的花枝招展的来了.宝玉忙迎出来,笑说:"我方才到凤姐姐门上,回了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