曲巷斜街信马,小桥流水谁家。浅衫深袖倚门斜。只缘些子意,消得百般夸。粉面初生明月,酒容欲退朝霞。春风还解染霜华。肯持鸳绮被,来伴杜家花。
六十三,寿怡红群芳开夜宴 死金丹独艳理亲丧

    话说宝玉回至房中洗手,因与袭人商议:"晚间吃酒,大家取乐,不可拘泥.如今吃什么, 好早说给他们备办去."袭人笑道:"你放心,我和晴雯,麝月,秋纹四个人,每人五钱银子, 共是二两.芳宫,碧痕,小燕,四儿四个人,每人三钱银子,他们有假的不算共是三两二钱银子,早已交给了柳嫂子,预备四十碟果子.我和平儿说了,已经抬了一坛好绍兴酒藏在那边了.我们八个人单替你过生日."宝玉听了,喜的忙说:"他们是那里的钱, 不该叫他们出才是."晴雯道:"他们没钱,难道我们是有钱的!这原是各人的心. 那怕他偷的呢,只管领他们的情就是."宝玉听了,笑说:"你说的是."袭人笑道:" 你一天不挨他两句硬话村你,你再过不去."晴雯笑道:"你如今也学坏了,专会架桥拨火儿."说着,大家都笑了.宝玉说:关院门去罢."袭人笑道:"怪不得人说你是`无事忙 ',这会子关了门,人倒疑惑,越性再等一等."宝玉点头,因说:"我出去走走,四儿舀水去, 小燕一个跟我来罢."说着,走至外边,因见无人,便问五儿之事.小燕道:"我才告诉了柳嫂子,他倒喜欢的很.只是五儿那夜受了委屈烦恼,回家去又气病了,那里来得 . 只等好了罢."宝玉听了,不免后悔长叹,因又问:"这事袭人知道不知道?"小燕道:" 我没告诉, 不知芳官可说了不曾."宝玉道:"我却没告诉过他,也罢,等我告诉他就是了."说毕,复走进来,故意洗手.
    已是掌灯时分, 听得院门前有一群人进来.大家隔窗悄视,果见林之孝家的和几个管事的女人走来, 前头一人提着大灯笼.晴雯悄笑道:"他们查上夜的人来了.这一出去, 咱们好关门了."只见怡红院凡上夜的人都迎了出去,林之孝家的看了不少.林之孝家的吩咐:"别耍钱吃酒,放倒头睡到大天亮.我听见是不依的."众人都笑说:"那里有那样大胆子的人. "林之孝家的又问:"宝二爷睡下了没有?"众人都回不知道.袭人忙推宝玉.宝玉и了鞋,便迎出来,笑道:"我还没睡呢.妈妈进来歇歇."又叫:"袭人倒茶来."林之孝家的忙进来,笑说:"还没睡?如今天长夜短了,该早些睡,明儿起的方早. 不然到了明日起迟了,人笑话说不是个读书上学的公子了,倒象那起挑脚汉了." 说毕,又笑.宝玉忙笑道:"妈妈说的是.我每日都睡的早,妈妈每日进来可都是我不知道的, 已经睡了.今儿因吃了面怕停住食,所以多顽一会子."林之孝家的又向袭人等笑说: "该沏些个普洱茶吃."袭人晴雯二人忙笑说:"沏了一ヂ子女儿茶,已经吃过两碗了.大娘也尝一碗,都是现成的."说着,晴雯便倒了一碗来.林之孝家的又笑道:"这些时我听见二爷嘴里都换了字眼,赶着这几位大姑娘们竟叫起名字来.虽然在这屋里 , 到底是老太太,太太的人,还该嘴里尊重些才是.若一时半刻偶然叫一声使得,若只管叫起来, 怕以后兄弟侄儿照样,便惹人笑话,说这家子的人眼里没有长辈."宝玉笑道:"妈妈说的是.我原不过是一时半刻的."袭人晴雯都笑说:"这可别委屈了他.直到如今, 他可姐姐没离了口.不过顽的时侯叫一声半声名字,若当着人却是和先一样." 林之孝家的笑道: "这才好呢,这才是读书知礼的.越自己谦越尊重,别说是三五代的陈人, 现从老太太,太太屋里拨过来的,便是老太太,太太屋里的猫儿狗儿,轻易也伤他不的.这才是受过调教的公子行事."说毕,吃了茶,便说:"请安歇罢,我们走了."宝玉还说:"再歇歇."那林之孝家的已带了众人,又查别处去了.这里晴雯等忙命关了门 , 进来笑说:"这位奶奶那里吃了一杯来了,唠三叨四的,又排场了我们一顿去了."麝月笑道:"他也不是好意的,少不得也要常提着些儿.也с防着怕走了大褶儿的意思." 说着,一面摆上酒果.袭人道:"不用围桌,咱们把那张花梨圆炕桌子放在炕上坐,又宽绰,又便宜."说着,大家果然抬来.麝月和四儿那边去搬果子,用两个大茶盘做四五次方搬运了来. 两个老婆子蹲在外面火盆上筛酒.宝玉说:"天热,咱们都脱了大衣裳才好. "众人笑道:"你要脱你脱,我们还要轮流安席呢."宝玉笑道:"这一安就安到五更天了. 知道我最怕这些俗套子,在外人跟前不得已的,这会子还怄我就不好了."众人听了,都说:"依你."于是先不上坐,且忙着卸妆宽衣.

    一时将正装卸去, 头上只随便挽着シ儿,身上皆是长裙短袄.宝玉只穿着大红棉纱小袄子, 下面绿绫弹墨袷裤,散着裤脚,倚着一个各色玫瑰芍药花瓣装的玉色夹纱新枕头, 和芳官两个先划拳.当时芳官满口嚷热,只穿着一件玉色红青酡ゾ三色缎子斗的水田小夹袄,束着一条柳绿汗巾,底下水红撒花夹裤,也散着裤腿.头上眉额编着一圈小辫,总归至顶心,结一根鹅卵粗细的总辫,拖在脑后.右耳眼内只塞着米粒大小的一个小玉塞子,左耳上单带着一个白果大小的硬红镶金大坠子,越显的面如满月犹白,眼如秋水还清.引的众人笑说:"他两个倒象是双生的弟兄两个."袭人等一一的斟了酒来,说:"且等等再划拳,虽不安席,每人在手里吃我们一口罢了."于是袭人为先, 端在唇上吃了一口,余依次下去,一一吃过,大家方团圆坐定.小燕四儿因炕沿坐不下 . 便端了两张椅子,近炕放下.那四十个碟子,皆是一色白粉定窑的,不过只有小茶碟大,里面不过是山南海北,中原外国,或干或鲜,或水或陆,天下所有的酒馔果菜.宝玉因说: "咱们也该行个令才好."袭人道:"斯文些的才好,别大呼小叫,惹人听见.二则我们不识字,可不要那些文的."麝月笑道:"拿骰子咱们抢红罢."宝玉道:"没趣,不好 .咱们占花名儿好."晴雯笑道:"正是早已想弄这个顽意儿."袭人道:"这个顽意虽好, 人少了没趣."小燕笑道:"依我说,咱们竟悄悄的把宝姑娘林姑娘请了来顽一回子,到二更天再睡不迟. "袭人道:"又开门喝户的闹,倘或遇见巡夜的问呢?"宝玉道:"怕什么,咱们三姑娘也吃酒,再请他一声才好.还有琴姑娘."众人都道:"琴姑娘罢了,他在大奶奶屋里,叨登的大发了."宝玉道:"怕什么,你们就快请去."小燕四儿都得不了一声,二人忙命开了门,分头去请.

    晴雯, 麝月,袭人三人又说:"他两个去请,只怕宝林两个不肯来,须得我们请去, 死活拉他来. "于是袭人晴雯忙又命老婆子打个灯笼,二人又去.果然宝钗说夜深了, 黛玉说身上不好,他二人再三央求说:"好歹给我们一点体面,略坐坐再来."探春听了却也欢喜.因想:"不请李纨,倘或被他知道了倒不好."便命翠墨同了小燕也再三的请了李纨和宝琴二人,会齐,先后都到了怡红院中.袭人又死活拉了香菱来.炕上又并了一张桌子,方坐开了.宝玉忙说:"林妹妹怕冷,过这边靠板壁坐."又拿个靠背垫着些. 袭人等都端了椅子在炕沿下一陪. 黛玉却离桌远远的靠着.靠背,因笑向宝钗,李纨, 探春等道:"你们日日说人夜聚饮博,今儿我们自己也如此,往后怎么说人."李纨笑道 :"这有何妨.一年之中不过生日节间如此,并无夜夜如此,这倒也不怕."说着,晴雯拿了一个竹雕的签筒来, 里面装着象牙花名签子,摇了一摇,放在当中.又取过骰子来, 盛在盒内,摇了一摇,揭开一看,里面是五点,数至宝钗.宝钗便笑道:"我先抓,不知抓出个什么来."说着,将筒摇了一摇,伸手掣出一根,大家一看,只见签上画着一支牡丹 ,题着"艳冠群芳"四字,下面又有镌的小字一句唐诗,道是:

    任是无情也动人. 又注着:"在席共贺一杯,此为群芳之冠,怂嬉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