曲巷斜街信马,小桥流水谁家。浅衫深袖倚门斜。只缘些子意,消得百般夸。粉面初生明月,酒容欲退朝霞。春风还解染霜华。肯持鸳绮被,来伴杜家花。
九十九,守官箴恶奴同破例 阅邸报老舅自担惊

    话说凤姐见贾母和薛姨妈为黛玉伤心,便说:"有个笑话儿说给老太太和姑妈听" ,未从开口,先自笑了,因说道:"老太太和姑妈打谅是那里的笑话儿?就是咱们家的那二位新姑爷新媳妇啊. "贾母道:"怎么了?"凤姐拿手比着道:"一个这么坐着,一个这么站着. 一个这么扭过去,一个这么转过来.一个又......"说到这里,贾母已经大笑起来, 说道:"你好生说罢,倒不是他们两口儿,你倒把人怄的受不得了."薛姨妈也笑道:"你往下直说罢,不用比了."凤姐才说道:"刚才我到宝兄弟屋里,我看见好几个人笑. 我只道是谁,巴着窗户眼儿一瞧,原来宝妹妹坐在炕沿上,宝兄弟站在地下.宝兄弟拉着宝妹妹的袖子, 口口声声只叫:`宝姐姐,你为什么不会说话了?你这么说一句话, 我的病包管全好.'宝妹妹却扭着头只管躲.宝兄弟却作了一个揖,上前又拉宝妹妹的衣服.宝妹妹急得一扯,宝兄弟自然病后是脚软的,索性一扑,扑在宝妹妹身上了 .宝妹妹急得红了脸,说道:`你越发比先不尊重了.'"说到这里,贾母和薛姨妈都笑起来.凤姐又道:"宝兄弟便立起身来笑道:`亏了跌了这一交,好容易才跌出你的话来了 . '"薛姨妈笑道:"这是宝丫头古怪.这有什么的,既作了两口儿,说说笑笑的怕什么. 他没见他琏二哥和你."凤姐儿笑道:"这是怎么说呢,我饶说笑话给姑妈解闷儿,姑妈反倒拿我打起卦来了."贾母也笑道:"要这么着才好.夫妻固然要和气,也得有个分寸儿.我爱宝丫头就在这尊重上头.只是我愁着宝玉还是那么傻头傻脑的,这么说起来, 比头里竟明白多了. 你再说说,还有什么笑话儿没有?"凤姐道:"明儿宝玉圆了房,亲家太太抱了外孙子,那时侯不更是笑话儿了么."贾母笑道:"猴儿,我在这里同着姨太太想你林妹妹,你来怄个笑儿还罢了,怎么臊起皮来了.你不叫我们想你林妹妹,你不用太高兴了, 你林妹妹恨你,将来不要独自一个到园里去,с防他拉着你不依."凤姐笑道:"他倒不怨我.他临死咬牙切齿倒恨着宝玉呢."贾母薛姨妈听着,还道是顽话儿 , 也不理会,便道:"你别胡拉扯了.你去叫外头挑个很好的日子给你宝兄弟圆了房儿罢."凤姐去了,择了吉日,重新摆酒唱戏请亲友.这不在话下.
    却说宝玉虽然病好复原, 宝钗有时高兴翻书观看,谈论起来,宝玉所有眼前常见的尚可记忆, 若论灵机,大不似从前活变了,连他自己也不解,宝钗明知是通灵失去, 所以如此. 倒是袭人时常说他:"你何故把从前的灵机都忘了?那些旧毛病忘了才好, 为什么你的脾气还觉照旧,在道理上更糊涂了呢?"宝玉听了并不生气,反是嘻嘻的笑 . 有时宝玉顺性胡闹,多亏宝钗劝说,诸事略觉收敛些.袭人倒可少费些唇舌,惟知悉心伏侍.别的丫头素仰宝钗贞静和平,各人心服,无不安静.只有宝玉到底是爱动不爱静的,时常要到园里去逛.贾母等一则怕他招受寒暑,二则恐他睹景伤情,虽黛玉之柩已寄放城外庵中,然而潇湘馆依然人亡屋在,不免勾起旧病来,所以也不使他去.况且亲戚姊妹们,薛宝琴已回到薛姨妈那边去了,史湘云因史侯回京,也接了家去了,又有了出嫁的日子, 所以不大常来,只有宝玉娶亲那一日与吃喜酒这天来过两次,也只在贾母那边住下, 为着宝玉已经娶过亲的人,又想自己就要出嫁的,也不肯如从前的诙谐谈笑,就是有时过来,也只和宝钗说话,见了宝玉不过问好而已,那邢岫烟却是因迎春出嫁之后便随着邢夫人过去, 李家姊妹也另住在外,即同着李婶娘过来,亦不过到太太们与姐妹们处请安问好,即回到李纨那里略住一两天就去了:所以园内的只有李纨,探春,惜春了.贾母还要将李纨等挪进来,为着元妃薨后,家中事情接二连三,也无暇及此.现今天气一天热似一天,园里尚可住得,等到秋天再挪.此是后话,暂且不提.

    且说贾政带了几个在京请的幕友,晓行夜宿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