曲巷斜街信马,小桥流水谁家。浅衫深袖倚门斜。只缘些子意,消得百般夸。粉面初生明月,酒容欲退朝霞。春风还解染霜华。肯持鸳绮被,来伴杜家花。
七十五,开夜宴异兆发悲音 赏中秋新词得佳谶

    话说尤氏从惜春处赌气出来,正欲往王夫人处去. 跟从的老嬷嬷们因悄悄的回道:"奶奶且别往上房去.才有甄家的几个人来, 还有些东西,不知是作什么机密事.奶奶这一去恐不便."尤氏听了道:"昨日听见你爷说,看邸报甄家犯了罪,现今抄没家私,调取进京治罪.怎么又有人来?"老嬷嬷道:"正是呢.才来了几个女人,气色不成气色,慌慌张张的,想必有什么瞒人的事情也是有的 ."尤氏听了,便不往前去,仍往李氏这边来了.恰好太医才诊了脉去.李纨近日也略觉精爽了些,拥衾倚枕,坐在床上,正欲一二人来说些闲话.因见尤氏进来不似往日和蔼可亲,只呆呆的坐着.李纨因问道:"你过来了这半日,可在别屋里吃些东西没有?只怕饿了."命素云瞧有什么新鲜点心拣了来.尤氏忙止道:"不必,不必.你这一向病着,那里有什么新鲜东西.况且我也不饿."李纨道:"昨日他姨娘家送来的好茶面子,倒是对碗来你喝罢. "说毕,便吩咐人去对茶.尤氏出神无语.跟来的丫头媳妇们因问:"奶奶今日中晌尚未洗脸,这会子趁便可净一净好?"尤氏点头.李纨忙命素云来取自己的妆奁. 素云一面取来,一面将自己的胭粉拿来,笑道:"我们奶奶就少这个.奶奶不嫌脏, 这是我的, 能着用些."李纨道:"我虽没有,你就该往姑娘们那里取去.怎么公然拿出你的来. 幸而是他,若是别人,岂不恼呢."尤氏笑道:"这又何妨.自来我凡过来,谁的没使过, 今日忽然又嫌脏了?"一面说,一面盘膝坐在炕沿上.银蝶上来忙代为卸去腕镯戒指, 又将一大袱手巾盖在下截,将衣裳护严.小丫鬟炒豆儿捧了一大盆温水走至尤氏跟前, 只弯腰捧着.李纨道:"怎么这样没规矩."银蝶笑道:"说一个个没机变的, 说一个葫芦就是一个瓢.奶奶不过待咱们宽些,在家里不管怎样罢了,你就得了意,不管在家出外,当着亲戚也只随着便了."尤氏道:"你随他去罢,横竖洗了就完事了."炒豆儿忙赶着跪下.尤氏笑道:"我们家下大小的人只会讲外面假礼假体面,究竟作出来的事都够使的了. "李纨听如此说,便知他已知道昨夜的事,因笑道:"你这话有因,谁作事究竟够使了?"尤氏道:"你倒问我!你敢是病着死过去了!"
    一语未了, 只见人报:"宝姑娘来了."忙说快请时,宝钗已走进来.尤氏忙擦脸起身让坐,因问:"怎么一个人忽然走来,别的姊妹都怎么不见?"宝钗道:"正是我也没有见他们. 只因今日我们奶奶身上不自在,家里两个女人也都因时症未起炕,别的靠不得,我今儿要出去伴着老人家夜里作伴儿.要去回老太太,太太,我想又不是什么大事 ,且不用提,等好了我横竖进来的,所以来告诉大嫂子一声."李纨听说,只看着尤氏笑 . 尤氏也只看着李纨笑.一时尤氏プ沐已毕,大家吃面茶.李纨因笑道:"既这样,且打发人去请姨娘的安,问是何病.我也病着,不能亲自来的.好妹妹,你去只管去,我自打发人去到你那里去看屋子.你好歹住一两天还进来,别叫我落不是."宝钗笑道:"落什么不是呢, 这也是通共常情,你又不曾卖放了贼.依我的主意,也不必添人过去,竟把云丫头请了来,你和他住一两日,岂不省事."尤氏道:"可是史大妹妹往那里去了?"宝钗道:"我才打发他们找你们探丫头去了,叫他同到这里来,我也明白告诉他."

    正说着, 果然报:"云姑娘和三姑娘来了."大家让坐已毕,宝钗便说要出去一事, 探春道: "很好.不但姨妈好了还来的,就便好了不来也使得."尤氏笑道:"这话奇怪, 怎么撵起亲戚来了?"探春冷笑道:"正是呢,有叫人撵的,不如我先撵.亲戚们好,也不在必要死住着才好.咱们倒是一家子亲骨肉呢,一个个不象乌眼鸡,恨不得你吃了我, 我吃了你!"尤氏忙笑道:"我今儿是那里来的晦气,偏都碰着你姊妹们的气头儿上了. " 探春道:"谁叫你赶热灶来了!"因问:"谁又得罪了你呢?"因又寻思道:"四丫头不犯罗唣你, 却是谁呢?"尤氏只含糊答应.探春知他畏事不肯多言,因笑道:"你别装老实了. 除了朝廷治罪,没有砍头的,你不必畏头畏尾.实告诉你罢,我昨日把王善保家那老婆子打了, 我还顶着个罪呢.不过背地里说我些闲话,难道他还打我一顿不成!"宝钗忙问因何又打他,探春悉把昨夜怎的抄检,怎的打他,一一说了出来.尤氏见探春已经说了出来,便把惜春方才之事也说了出来.探春道:"这是他的僻性,孤介太过,我们再傲不过他的."又告诉他们说:"今日一早不见动静,打听凤辣子又病了.我就打发我妈妈出去打听王善保家的是怎样. 回来告诉我说,王善保家的挨了一顿打,大太太嗔着他多事. "尤氏李纨道:"这倒也是正理."探春冷笑道:"这种掩饰谁不会作,且再瞧就是了. "尤氏李纨皆默无所答.一时估着前头用饭,湘云和宝钗回房打点衣衫,不在话下. 尤氏等遂辞了李纨,往贾母这边来.贾母歪在榻上,王夫人说甄家因何获罪,如今抄没了家产,回京治罪等语.贾母听了正不自在,恰好见他姊妹来了,因问:"从那里来的? 可知凤姐妯娌两个的病今日怎样?"尤氏等忙回道:"今日都好些."贾母点头叹道: "咱们别管人家的事,且商量咱们八月十五日赏月是正经."王夫人笑道:"都已预备下了. 不知老太太拣那里好,只是园里空,夜晚风冷."贾母笑道:"多穿两件衣服何妨,那里正是赏月的地方,岂可倒不去的."说话之间,早有媳妇丫鬟们抬过饭桌来,王夫人尤氏等忙上来放箸捧饭.贾母见自己的几色菜已摆完,另有两大捧盒内捧了几色菜来,便知是各房另外孝敬的旧规矩.贾母因问:"都是些什么?上几次我就吩咐,如今可以把这些Ь了罢,你们还不听.如今比不得在先辐辏的时光了."鸳鸯忙道:"我说过几次,都不听,也只罢了."王夫人笑道:"不过都是家常东西.今日我吃斋没有别的.那些面筋豆腐老太太又不大甚爱吃,只拣了一样椒油莼