曲巷斜街信马,小桥流水谁家。浅衫深袖倚门斜。只缘些子意,消得百般夸。粉面初生明月,酒容欲退朝霞。春风还解染霜华。肯持鸳绮被,来伴杜家花。
一零二,宁国府骨肉病灾襟 大观园符水驱妖孽

    话说王夫人打发人来唤宝钗, 宝钗连忙过来,请了安.王夫人道:"你三妹妹如今要出嫁了, 只得你们作嫂子的大家开导开导他,也是你们姊妹之情.况且他也是个明白孩子, 我看你们两个也很合的来.只是我听见说宝玉听见他三妹妹出门子,哭的了不的,你也该劝劝他.如今我的身子是十病九痛的,你二嫂子也是三日好两日不好.你还心地明白些, 诸事也别说只管吞着不肯得罪人,将来这一番家事,都是你的担子." 宝钗答应着. 王夫人又说道:"还有一件事,你二嫂子昨儿带了柳家媳妇的丫头来,说补在你们屋里."宝钗道:"今日平儿才带过来,说是太太和二奶奶的主意."王夫人道: "是呦,你二嫂子和我说,我想也没要紧,不便驳他的回.只是一件,我见那孩子眉眼儿上头也不是个很安顿的. 起先为宝玉房里的丫头狐狸似的,我撵了几个,那时候你也知道, 不然你怎么搬回家去了呢.如今有你,自然不比先前了.我告诉你,不过留点神儿就是了. 你们屋里就是袭人那孩子还可以使得."宝钗答应了,又说了几句话,便过来了.饭后到了探春那边,自有一番殷勤劝慰之言,不必细说.
    次日, 探春将要起身,又来辞宝玉.宝玉自然难割难分.探春便将纲常大体的话, 说的宝玉始而低头不语, 后来转悲作喜,似有醒悟之意.于是探春放心,辞别众人,竟上轿登程,水舟车陆而去.

    先前众姊妹们都住在大观园中,后来贾妃薨后,也不修葺.到了宝玉娶亲,林黛玉一死, 史湘云回去,宝琴在家住着,园中人少,况兼天气寒冷,李纨姊妹,探春,惜春等俱挪回旧所. 到了花朝月夕,依旧相约顽耍.如今探春一去,宝玉病后不出屋门,益发没有高兴的人了.所以园中寂寞,只有几家看园的人住着,那日尤氏过来送探春起身, 因天晚省得套车, 便从前年在园里开通宁府的那个便门里走过去了.觉得凄凉满目, 台榭依然,女墙一带都种作园地一般,心中怅然如有所失,因到家中,便有些身上发热 ,扎挣一两天,竟躺倒了.日间的发烧犹可,夜里身热异常,便谵语绵绵.贾珍连忙请了大夫看视.说感冒起的,如今缠经,入了足阳明胃经,所以谵语不清,如有所见,有了大秽即可身安.尤氏服了两剂,并不稍减,更加发起狂来.

    贾珍着急,便叫贾蓉来打听外头有好医生再请几位来瞧瞧.贾蓉回道:"前儿这位太医是最兴时的了.只怕我母亲的病不是药治得好的."贾珍道:"胡说,不吃药难道由他去罢."贾蓉道:"不是说不治.为的是前日母亲从西府去,回来是穿着园子里走来家的,一到了家就身上发烧,别是撞客着了罢?外头有个毛半仙,是南方人,卦起的很灵, 不如请他来占卦占卦.看有信儿呢,就依着他,要是不中用,再请别的好大夫来."贾珍听了,即刻叫人请来.坐在书房内喝了茶,便说:"府上叫我,不知占什么事?"贾蓉道:" 家母有病,请教一卦."毛半仙道:"既如此,取净水洗手,设下香案.让我起出一课来看就是了."一时下人安排定了.他便怀里掏出卦筒来,走到上头恭恭敬敬的作了一个揖 , 手内摇着卦筒,口里念道:"伏以太极两仪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