曲巷斜街信马,小桥流水谁家。浅衫深袖倚门斜。只缘些子意,消得百般夸。粉面初生明月,酒容欲退朝霞。春风还解染霜华。肯持鸳绮被,来伴杜家花。
一二零,甄士隐详说太虚情 贾雨村归结红楼梦

    话说宝钗听秋纹说袭人不好,连忙进去瞧看.巧姐儿同平儿也随着走到袭人炕前 . 只见袭人心痛难禁,一时气厥.宝钗等用开水灌了过来,仍旧扶他睡下,一面传请大夫.巧姐儿问宝钗道:"袭人姐姐怎么病到这个样?"宝钗道:"大前儿晚上哭伤了心了, 一时发晕栽倒了. 太太叫人扶他回来,他就睡倒了.因外头有事,没有请大夫瞧他,所以致此."说着,大夫来了,宝钗等略避.大夫看了脉,说是急怒所致,开了方子去了.原来袭人模糊听见说宝玉若不回来, 便要打发屋里的人都出去,一急越发不好了.到大夫瞧后, 秋纹给他煎药.他各自一人躺着,神魂未定,好象宝玉在他面前,恍惚又象是个和尚, 手里拿着一本册子揭着看,还说道:"你别错了主意,我是不认得你们的了." 袭人似要和他说话,秋纹走来说:"药好了,姐姐吃罢."袭人睁眼一瞧,知是个梦,也不告诉人.吃了药,便自己细细的想:"宝玉必是跟了和尚去.上回他要拿玉出去,便是要脱身的样子, 被我揪住,看他竟不象往常,把我混推混揉的,一点情意都没有.后来待二奶奶更生厌烦.在别的姊妹跟前,也是没有一点情意.这就是悟道的样子.但是你悟了道,抛了二奶奶怎么好!我是太太派我服侍你,虽是月钱照着那样的分例,其实我究竟没有在老爷太太跟前回明就算了你的屋里人.若是老爷太太打发我出去,我若死守着,又叫人笑话,若是我出去,心想宝玉待我的情分,实在不忍."左思右想,实在难处. 想到刚才的梦" 好象和我无缘"的话,"倒不如死了干净."岂知吃药以后,心痛减了好些, 也难躺着,只好勉强支持.过了几日,起来服侍宝钗.宝钗想念宝玉,暗中垂泪,自叹命苦.又知他母亲打算给哥哥赎罪,很费张罗,不能不帮着打算.暂且不表.
    且说贾政扶贾母灵柩,贾蓉送了秦氏凤姐鸳鸯的棺木,到了金陵,先安了葬.贾蓉自送黛玉的灵也去安葬. 贾政料理坟基的事.一日接到家书,一行一行的看到宝玉贾兰得中, 心里自是喜欢.后来看到宝玉走失,复又烦恼,只得赶忙回来.在道儿上又闻得有恩赦的旨意,又接家书,果然赦罪复职,更是喜欢,便日夜趱行.

    一日,行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