曲巷斜街信马,小桥流水谁家。浅衫深袖倚门斜。只缘些子意,消得百般夸。粉面初生明月,酒容欲退朝霞。春风还解染霜华。肯持鸳绮被,来伴杜家花。
第十七回 小行者力打截腰坑 老魔王密铺情欲堑
  诗曰:

  漫言天地渺无涯,缚束英雄只寸丝,

  爱恶难消何况欲,贪心不尽又加痴。

  虽然来处原无也,争奈归时已有之,

  莫倚金刀能解脱,碎尸万段未曾离。

  话说解脱大王闻知四个和尚公然过山,心中大怒,问:“谁人与我拿来?”说不了,只见众妖中闪出一个妖精来,大声叫道:“待我去拿来,待我去拿来!”你道那妖精怎生模样?但见:

  矗直尖头快如钢钻,环圆暴眼突似铜铃。长又长,瘦又瘦,自夸其顶天立地;粗不粗,细不细,人畏其彻后通前。左摇右曳,活泼如梨花乱点;上撩下拨,轻松似玉蟒翻飞。处己无情,名高浑铁;为人有力,利断顽金。率其性,从不生有好生之天;尽其能,但晓得为送死之地。

  解脱老怪看见,认得这妖精叫做蛇丈八,是截腰坑的将领,满心欢喜。因说道:“好好好!得你与我拿来,但不可一刀两断就解脱造化了他。须活活拿将来,细问他是哪里来的和尚?敢这等大胆!必叫他历尽这三十六坑、七十二堑之苦,方许他受享我法门之福。”这蛇丈八得了老怪的号令,忙欢欢喜喜答应道:“要活的也容易。”便领了他截腰坑的一队小妖,手提着一柄长枪,竟往东山要路中间邀截。果然见一个雷公嘴的和尚,拿着一条金箍铁棒,吆吆喝喝一路打来;后面又一个白面和尚骑着马,又一个猪形和尚挑着行李,又一个晦气脸和尚手持禅杖,簇拥而行。

  蛇丈八看见,也不知好歹,竟叫众妖一字摆开,自挺枪当面拦住道:“送死的和尚慢来,大王要活的!快丢了兵器一齐下马受缚,免得我动手有些伤残,违了大王的号令。”小行者听见,哈哈大笑道:“要活的不打紧,我们这四个和尚一万年也不会死。但请放心,决不违你大王的号令;只是我孙老爷的号令,你们这一班初世为妖的孽障却也违拗我不得!”蛇丈八道:“你这野和尚说的话却也好笑。我解脱大王乃此山之主,故有号令;你一个流落半路的和尚,一身尚且无依,却有什么号令?快说与我听。”小行者道:“你们的号令是要活的,我老爷的号令是要死的。你的号令我慨从你,我的号令不怕你不依。快从大至小,从老至幼,从尊至卑,一个个排齐了受死!”蛇丈八闻言尚未及回答,众小妖听了,胆小的,力怯的,心慌的,早东张西望乱窜的要跑。蛇丈八看见忙止住道:“这是和尚们说大话,怎就信他?待我拿与你看。”遂挺长枪望小行者劈面刺来道:“我大王虽要拿活的,只怕你是个注定的短命鬼,要活也活不成。”小行者举铁棒相还道:“好妖精!莫要不知死活,且吃我一棒。”两人接上手,枪来棒去,棒去枪迎,便斗了有六、七合。小行者见妖精的手段低微,因用棒架住他的长枪道:“我且问你,此处叫做什么山,你是个什么妖精?快说明了,我好下手。莫要一时棒下无情打杀了,糊糊涂涂,不好到我师父面前去报功记帐。”那妖精笑道:“你这和尚死在面前,还要问我姓名做什么?你既问我,想是你要做个精细鬼了。我就说与你,叫你死得甘心。这山叫做解脱山,周围八百里,山上有三十六坑、山下有七十二堑。莫说凡人不敢走,便是神仙也飞不过去。”小行者笑道:“莫要胡说!自古有山便有路,有路便有人行,怎么走不过去!”妖精道:“你原来不知,我这解脱山天生了一个解脱大王,曾对天发下宏誓大愿,要解脱尽天下众生,方成佛道。故今守定北山,逢人便杀。这等利害,谁人敢走!”小行者道:“他既会杀人,人难道就不会杀他!”妖精道:“我这解脱大王身长体壮,两臂有万斤力气,使一把无情宝刀。斫筋砍骨,如摧枯之易;又据着三十六坑、七十二堑的天险,任是英雄好汉,走到此山也要骨软筋酥,心昏意乱,只好延颈听我大王斩戮,哪有本事杀我大王!”小行者道:“你大王据坑堑之险作本事,我已晓得了。且说这山上的三十六坑,与山下的七十二堑,有甚险处可以据得!”妖精道:“这坑堑之险,莫说身不敢到,我只将坑堑之名念与你听,只怕你站也站不住了。”小行者道:“你就念与我听,看是如何?”那妖精真个屈着指头念与小行者听道:“这三十六坑:

  第一斩头坑,第二沥血坑,

  第三刖足坑,第四劓鼻坑,

  第五剥皮坑,第六剔骨坑,

  第七脔身坑,第八裂肤坑,

  第九剜眼坑,第十烧眉坑,

  第十一截腰坑,第十二断臂坑,

  第十三刎颈坑,第十四吮脑坑,

  第十五吸髓坑,第十六刳心坑,

  第十七屠肠坑,第十八割肚坑,

  第十九剖腹坑,第二十刺喉坑,

  第二十一破胆坑,第二十二穴胸坑,

  第二十三折胁坑,第二十四犁舌坑,

  第二十五敲牙坑,第二十六噬脐坑,

  第二十七射影坑,第二十八抽筋坑,

  第二十九抠睛坑,第三十分尸坑,

  第三十一钳口坑,第三十二鞭背坑,

  第三十三抉目坑,第三十四灭趾坑,

  第三十五?肝坑,第三十六磔肉坑。

  这三十六坑满山皆是。若是堕入此坑,便万劫也不得人身了。还有七十二堑比这三十六坑更险,我再念与你听。”小行者道:“不要念了。我师徒要往西天去的,心急哪有工夫听你说闲话。但只报你自己名字,是个什么妖精便罢了。”妖精道:“我乃管截腰坑的头领蛇丈八先锋。”小行者道:“你既管截腰坑,我就与你截了腰吧。”提起铁棒便拦腰打去,那妖精忙用枪遮架。才遮架得开,小行者第二捧又来了。妖精见铁棒重招架不住,思量折转身要走,当不得小行者力大手快,又拦腰打来。妖精躲不及,早喀嚓一声拦腰打做两截,倒在地下。小行者笑道:“好个蛇丈八,如今打做两个九尺了。”众小妖先已要走,今看见打死了蛇先锋,大家没命的一哄都跑去了。有几个头目走不开,只得进洞去忙报与老怪道:“大王,不好了!蛇先锋打死了。”老怪道:“我分付拿活的,为何就打死了他?是这和尚不禁打就死了?”小妖道:“和尚倒禁得打。”老怪道:“和尚既禁得打,为何就打死了?”小妖道:“和尚不曾打死。”老怪大怒道:“和尚既不曾打死,为何轻事重报,说是蛇先锋打死了?”小妖道:“小的报的是蛇先锋被和尚打死了。”那老怪不听便罢,听见说蛇先锋被和尚打死了,急得他怒目横眉,满口獠牙都嚼得吱吱的响。因大叫道:“气杀我也!哪里来的和尚敢如此大胆!快抬我的刀来,待我亲去杀这和尚。”众妖不敢违拗,忙忙抬过刀来。老怪提刀在手,又分付:“三十五坑头领都跟我来,但我拿住的,你们斩头的斩头,剥皮的剥皮,抽筋的抽筋,刳心的刳心,好与蛇丈八报仇。”众妖得令,一齐刀枪剑戟簇拥老怪飞奔而来。此时,小行者领着唐师父,四众欢欢喜喜已走到半山,忽听得喊声如雷,山坳中拥出一阵妖精来。为头一个老怪生得:

  大头阔嘴,直眼连眉。颔下乱髭半黄半赤,腮边怪色又紫又蓝。两臂粗筋,缠藤作骨;一身横肉,裹铁为皮。喊一声山崩地裂,行过处日惨云昏。手内大刀,杀尽世人还道少;胸中恶念,冲翻天地不能平。假名解脱,曾解脱何人?布满堑坑,实堑坑自己。

  那老怪气??跑出来,看见小行者欣欣舞棒而来,一见怒气冲天,也不问长短,举起大刀照头就斫。小行者举铁棒架住道:“好泼魔,休得无礼!且问你个明白,你莫非就是什么解脱大王么?”老怪道:“你这该死的和尚,既闻知我的大名,就该转身受死!怎敢将我蛇先锋打死?不要走,且吃我一刀,与蛇先锋偿命。”因又举刀斫来。小行者呵呵大笑道:“你既称解脱大王,我只说是个有些佛性通些教典的妖魔,却原来是个假窃美名私行恶念的邪妖野怪。今日大造化,遇着我孙老爷与你一棒,你方识真正解脱之妙。”因撤回棒念一声:“阿弥陀佛与我作证,这一棒是与他造福,却不是伤生害命。”便照头打来。那老怪举刀劈面相还,一场好杀:

  一个是水帘洞天生狠和尚,一个是解脱山地产泼妖魔。和尚狠,具本来性命,性命生无穷法力;妖魔泼,窃外道神通,神通逞不尽威风。法力大,铁棒不离头上下;威风猛,钢刀只在项东西。斗深时有千般恶念,刀过去,恨不夹耳连腮分脑袋;杀急了无半点慈悲,棒到来,只愿连肩卸背破心胸。正是:性除外障,不灭邪魔难见佛;盗恶主人,愿留正法不为妖。

  二人狠斗了三、四十合,那老怪使尽平生本事,讨不得半点便宜,一团怒气渐渐不张。那小行者拿着金箍棒,前三后四,左五右六,只当顽耍一般。那老怪见不是势头,忙回手一招,只见三十五坑的头领刀枪剑戟一拥齐上,将小行者围在当中。小行者嘻嘻笑道:“来得好,来得好!人多些凑热闹,休教我这棒落空。”放开金箍棒横冲直撞,全不在意。老怪见有众妖助势,便又发起狠来,举刀乱劈。猪一戒与沙弥初次见老怪战小行者不过,便安心保护师父。战了半刻,忽见三十五坑众妖一裹齐上。二人因对唐半偈说道:“他们有帮手,我们为何叫师兄独自出力!师父你请在马上坐好,等我二人也去助一功。”唐半偈道:“甚好,甚好!此虽是弟兄患难相扶,也见得各人努力。你们快去,我自立马在此观望不妨。”

  二人得了师命,猪一戒撤出钉耙,沙僧展开禅杖,叫一声:“我来了。”只见:九齿钉耙现万道霞光,一条禅杖荡千重瑞霭,两般兵器,一对莽僧,双双杀入阵中。众妖虽说是多,只好远远的围着小行者,替老怪助些声势,原不敢上前厮杀。怎当得猪一戒与沙弥钉耙、禅杖如追风掣电而来,杀得众妖东倒西歪,不敢抵敌。老怪战小行者久已力乏,又见猪一戒、沙弥恶狠狠杀入,料敌不住,只得拖着刀败下阵来。众妖见老怪退去,谁敢恋战?喊一声,大家走个干净。猪一戒筑到兴头处,提着钉耙还要打杀。小行者忙拦住道:“兄弟,兵法说:穷寇勿追。赶早过山是我们正事。他既败去,我们又赶杀他做甚?”沙弥道:“大师兄说得是,我们快保师父过山为上。”三人打退群魔,欢欢喜喜。猪一戒依先挑了行李,大家保护唐长老过山不题。

  却说解脱大王领着残兵败将回到洞中,忙忙查点,三十六坑兵将早又死了剥皮、剜眼、屠肠、穴胸、抽筋、分尸六坑头领,其余二十九坑倒一大半带伤。急得他暴躁如雷道:“我自据此山要解脱众生,逢人便杀,从不曾放过一人,是哪里来了这三个恶和尚?竟坏我教法,倚强过山,又打杀七个坑将,其余小妖还不算帐。怎生饶得他过!”正在无法,只见旁边转出一个妖精,高声说道:“大王不要烦恼!我有一计,可以捉拿和尚,报此大仇。”老怪忙看,却是钳口坑先锋闭不住。因问道:“闭先锋,你平素钳口不言,为何今日破例献计?”闭不住道:“我闻主忧臣辱,主辱臣死。今日和尚猖獗,大王兵败。这些坑将斩头的不能斩头,沥血的不能沥血,我钳口的再钳而不言,却叫谁与大王分忧?”老怪听了,拍掌大喜道:“好个忠心赤胆的贤臣!你且说,欲报此仇,计将安出?”闭不住道:“我闻强不能胜,便当弱取。那三个使铁棒、使钉耙、使禅杖的和尚虽十分狠恶,我看那骑马的白脸和尚却有些懦弱。那三个苦苦的厮杀,他坐在马上端然不动,定是个贵重之人。我们只拿了他正主僧人,那三个跟随和尚狠在哪里去!俗语说得好,捉住菩萨,不怕金刚不服。”老怪听了,喜得眉开眼笑的道:“好算计,好算计!但只是我三十六坑将领已被他打死了七坑,其余又皆带伤。就是再出去争斗,也只好敌住那三个狠和尚,却叫谁去拿那马上僧人?”闭先锋道:“大王怎说没人!你那七十二堑的将军要他做什么?”老怪道:“我这三十六坑斩头沥血的上将尚不能成功;这七十二堑将领不过是小聪明、歪摆布、假悲伤、虚撮脚,唬吓威风,狐媚伎俩,怎能认真会拿人下马!”闭不住道:“大王有所不知,从来刚不能制刚,惟柔能制刚。这些小聪明、歪摆布、假悲伤、虚撮脚,也不知陷害了多少英雄,岂在这一个游方和尚怕他不落圈套!大王只消原领这二十九坑妖将,诱他远远的围着厮杀,却叫这七十二堑的魔君从背后冲将出去,莫说一个斯文和尚,就有几十个也不怕他走了。此是调虎离山之计,百发百中。”老怪听了,连声道好。一面就火速传令,将七十二堑将军都调来听用。你道是哪七十二堑?

  第一喜堑,第二怒堑,

  第三哀堑,第四乐堑,

  第五酒堑,第六色堑,

  第七财堑,第八气堑,

  第九悲堑,第十痛堑,

  第十一伤堑,第十二嗟堑,

  第十三爱堑,第十四惜堑,

  第十五叹堑,第十六悔堑,

  第十七愁堑,第十八苦堑,

  第十九怨堑,第二十恨堑,

  第二十一怜堑,第二十二念堑,

  第二十三思堑,第二十四想堑,

  第二十五惭堑,第二十六愧堑,

  第二十七笑堑,第二十八骂堑,

  第二十九咀堑,第三十咒堑,

  第三十一仇堑,第三十二谤堑,

  第三十三疑堑,第三十四虑堑;

  第三十五昏堑,第三十六迷堑,

  第三十七贪堑,第三十八嗔堑,

  第三十九狂堑,第四十妄堑,

  第四十一邪堑,第四十二淫堑,

  第四十三蛊堑,第四十四惑堑,

  第四十五谄堑,第四十六佞堑,

  第四十七媚堑,第四十八诞堑,

  第四十九暴堑,第五十虐堑,

  第五十一残堑,第五十二忍堑,

  第五十三骗堑,第五十四诈堑,

  第五十五陷堑,第五十六害堑,

  第五十七骄堑,第五十八傲堑,

  第五十九矜堑,第六十夸堑,

  第六十一惊堑,第六十二慌堑,

  第六十三和堑,第六十四诡堑,

  第六十五惨堑,第六十六刻堑,

  第六十七毁堑,第六十八誉堑,

  第六十九酷堑,第七十恼堑,

  第七十一欲堑,第七十二梦堑。

  不一时,各堑将军俱一齐调到。老妖分付道:“养军千日,用在一朝。我这解脱山虽有你们七十二堑将军助我为王,但我雄据此山,逢人便杀,杀得路绝人稀,全然用你们不着。今日,不料来了四个古怪和尚,内中有三个狠和尚十分利害。我大王自领三十六坑上将去抵敌,单剩下一个白脸纯善和尚,斯斯文文坐在马上压阵。我如今去调开那三个很和尚赌斗,你众妖可从山脊后突出,与我将那白脸和尚拿来,便算你开山大功。”众妖都欣然答应,独有疑堑、虑堑两个妖精上前说道:“那和尚若是一味无用,却怎生压伏那三个狠和尚?只怕他也有些手段。”老怪道:“他手无寸铁,有何手段?不过是性命上功夫,怕他怎的!”众妖道:“若单是性命功夫,我们众兄弟七情六欲一齐攻击,自然要拿他下马。”遂领了老妖将令,蜂蜂拥拥先转到山脊后去埋伏。

  未知以后如何埋伏,且听下回分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