曲巷斜街信马,小桥流水谁家。浅衫深袖倚门斜。只缘些子意,消得百般夸。粉面初生明月,酒容欲退朝霞。春风还解染霜华。肯持鸳绮被,来伴杜家花。
第三十二回 小行者金箍棒闻名 猪一戒玉火钳被夹
  词曰:

  海大何尝自满,天高从不多言。檐铃角铎闹喧喧,只是此中褊浅。

  慢说筋能成棒,安知肉可为钳?阖开二字岂徒然,敢请世人着眼。

  右调〔西江月〕

  话说唐半偈与小行者,扫除六贼,杀尽三尸,救了刘家一门性命,绝了皮囊山一境祸根,欢欢喜喜又复西行。行了月余,并无阻滞。唐半偈更加欢喜道:“这此时一路来甚觉太平,想是渐渐与西天相近了。”小行者笑道:“西天近是近了,路上太平不太平,却与西天有甚相干?”唐半偈道:“西天佛地,佛法清净,故道路太平。怎不相干?”小行者道:“若依师父这等说,要成佛清净,只须搬在西天居住,也不用苦修了。”唐半偈道:“虽说清净在心不在境,然毕竟山为佛居便称灵山,云为佛驾便名慈云,雨为佛施便为法雨,岂可人近西天不叨佛庇?若不如此,何以这些时独独太平?”小行者道:“师父只就那虚理模棱揣度,似乎近是,若据我实实看来,这些时路上太平,还是老师父的心上太平。你看,今日动了这个轻心重佛的念头,只怕又要不太平哩!”正说不了,忽见道旁闪出一个和尚来,将唐长老与小行者师徒四人看了几眼,也不做声,竟飞跑去了。唐半偈看见未免生疑,便叫声:“徒弟呀!你看这个和尚行径有些诧异,莫不又有什么不太平要应履真的口哩?”小行者道:“师父若怕应我的口,只须自定了师父的心。”猪一戒道:“师父不要理他。师兄这张口是终日乱嚼惯的,又不是断祸福决生死的朱雀口,又不是说一句验一句的盐酱口,又不是只报忧不报喜的乌鸦口,说来的话只好一半当做耳根边吹过去的秋风,一半当做屎孔里放出来的臭屁。师父听他做什么?”小行者笑道:“好兄弟,让你讨些便宜吧!但愿不要应我的口,只要应你的口方好。”师徒们一面说一面走,走到一个村镇上,正打帐下马入去化斋问路,村里早走出一个老和尚、两三个小和尚来,拦住马头问道:“东来的四位师父,请问声可是要往西天去的么?”小行者看见,忙上前答应道:“正是要往西天去的。”那老和尚又问道:“既是往西天去的,内中可有一位会使金箍铁棒的孙师父么?”小行者听了暗惊道:“他怎知我的名儿?”便答道:“有是有一个,你问他做甚?”那老和尚听见说有一个,便欢喜道:“一般也访着了。四位老师父要知问他的缘故,且请到小庵中去坐了好讲。”小行者便应承道:“就去,就去。”唐半偈迟疑道:“知他是好意歹意,去做什么?不如我们只走我们的路吧。”老和尚道:“小僧与老师父同在佛会下,岂有歹意?若果有使铁棒的孙师父在内,便要走也走不过去,就是悄悄的走过去,得知了也要捉转来。”猪一戒听了说道:“师父,不好了!一定是这猴子幼年间不学好,不是卖弄有手段去做贼,就是倚着这条棒有气力打死人,今被人告发,行了广捕文书来捉人了。这是他自作的,等他去自受,与我们没相干,我们去做什么?倘被同捉了去,撞着个糊涂官府,不分青红皂白,认做一伙,却怎生分辨?”老和尚听了道:“这位长嘴师父怎这样多心?就是要各自走路,此时日已过午,也须到小庵吃些便斋好行。”猪一戒听见吃斋便不言语。老和尚随叫两、三个小和尚在前领路,自家又再三拱请,唐半偈方下了马,引着众人同老和尚步入村来。

  走不上两箭路便到庵前,那庵儿虽有数间,却僚潦草草,也只好仅蔽风雨。大众到了庵中,又见过礼坐下,老和尚就分付收拾便斋。小行者忍不住问道:“老师父,斋吃不吃没要紧,且问你,你有什么缘故问这使金箍铁棒姓孙的师父?”老和尚道:“这话说起来甚长。我们这地方按阴数六十里一站,西去六站,六六三百六十里有一座山,叫做大剥山。山上有个老婆婆,也不知他有多少年纪,远看见满头白发,若细观时却肌肤润如美玉,颜色艳似桃花,自称是长颜姐姐不老婆婆,人看他只道他有年纪,必定老成,谁知他风风耍耍还是少年心性。”小行者道:“据你说来,这婆婆果有些诧异,但不知还是个加人?还是个妖怪?”老和尚道:“我们哪里看得他出?”小行者道:“要看出他也不难,他若道家装束,清净焚修,便是个仙人;他若装威做势,杀生害命,便是妖怪。”老和尚道:“他虽道家装束,我却不见他清静焚修;他虽威势炎炎,我却不见他杀生害命。他在山中一毫闲事都不管,每年每月每日,只是差人到天下去寻访那有本事的英雄,与他对敌取乐。”小行者道:“对敌取乐,莫不是干那闺房中没廉耻的勾当么?”老和尚摇头道:“却又不是那样勾当。”小行者道:“既不是那样勾当,却怎叫做对敌取乐?”老和尚道:“他有一把玉火钳,说是女娲氏炼五色石补天时炉火中用的,后来补完了天,这把钳火气未熄,就放在山腰背阴处晾冷,不道忘记收拾,遂失落在阴山洞里,不知几时,被这婆婆寻着了,取回来终日运精修炼,竟炼成一件贴身着肉的至宝,若遇见一个会使枪棒的好汉与他对敌一番,便觉香汗津津,满身松快,故这婆婆每日只想着寻人对敌取乐。”小行者道:“他既有人取乐,又问这使铁棒姓孙的怎么?”老和尚道:“只因他这玉火钳是天生神物,能开能阖,十分利害,任是天下有名的兵器,荡着他的钳口便软了。莫说人间的凡器,就是天上韦驮的降魔杵,倘被他玉火钳一夹,也要夹出水来。故这婆婆从来与人对敌取乐再不能够遂心,故此到处访求。他闻得当年天生石猴孙悟空有条金箍铁棒,乃大禹王定海的神珍铁,能大能小,方是件宝贝,曾在西方经过,却又不凑巧,不曾撞着与他对敌取乐一场,故至今抱恨。新近闻得这孙悟空虽成了佛,他旧居的傲来国花果山受后天灵气,又生了一个小石猴,铁棒重兴,复要到灵山求解,路必经由此过,故命他心腹人押着老僧日夜在此打听,今日果遇着四位老师父,真可谓有缘千里。但不知哪一位是会使铁棒的孙师父?”小行者听了大笑道:“只我便是!我只道是冤家对头寻我讨命,却原来是要我耍棒取乐。棒倒耍耍也好,但只是我如今皈依了正教,做了和尚,自当遵守佛门规矩,怎好去与一个老婆婆耍棒取乐?况我这条棒颇有些斤两,荡一荡就要送了性命,未必有什么乐处。老师父倒不如瞒?梦颐乔杖来??痪突骨??冉?砬崆嵋簧炼愎?I趁旨?徽炔蛔牛?指匆徽却蚶矗?牌庞忠簧炼愎?6愎?巳?龋?牌偶??壤创?秃唬?缓蠼?窕鹎??罩幸痪伲?退埔惶醢琢?北忌趁帧I趁殖蹩粗皇且惶酰??矫媲昂霰涑闪狡??埔徽糯罂谡兆磐飞现敝蓖汤矗簧趁挚醇??帕耸纸牛?坏贸富仂?壤吹值病2黄诟崭罩钡秩胨??校?凰?下G?灰患校?负跫凶隽蕉危?趁旨币?富兀?睦锍傅枚?趾痢F牌判Φ溃骸叭羰潜鹧??鳎?患谢?鎏??惨?斜庾鎏???阏馓跽榷?惨?阕鲇行├蠢?模?性谇?猩胁槐獠换??粢?鼓悖?阌忠?凶潘?ド?拢?蝗缌粝掠胙诀呙浅?恐胁?鹩冒桑 彼旖??惶幔?翘蹯?仍缫言谏趁质种幸“冢?趁植簧幔?烂?? 2坏滥瞧牌帕Υ螅?僖惶崮翘蹯?龋?缫烟崛ィ?唇?趁执?艘坏??榔鹄闯嗍挚杖?呕耪耪排芑乩吹溃骸袄?Γ??Γ ?

  猪一戒看见,笑道:“什么利害!还是你忒不济!怎么自家的兵器都被人钳了去?待我与你去讨来。”遂跑到山前,叫道:“老婆婆好硬钳口,看你不出,倒会夹人,想你是个螃蟹变的。但他们的家伙又光、又圆、又滑,所以被你夹去。”遂擎出钉耙乱舞,叫道:“婆婆,你看我这钉耙,牙排九齿,你也能夹去么?”不老婆婆笑道:“莫说钉耙只九齿,你这和尚就遍体排牙,也夹你个不活。你这些无名的野和尚,不中用的兵器,打人又不痛,抓人又不痒,只管苦苦来缠些什么?趁早躲开!叫你那姓孙的出来会我一会,看他是真是假。”猪一戒笑道:“这老婆婆好没廉耻!老也老了,还要想人,那姓孙的你便想他,他却不想你,不如权将我姓猪的应应急吧。”不老婆婆听了大怒道:“好不知死活的野和尚!我倒饶你性命,你倒转油嘴滑舌来戏笑我老娘。且拿你去敲掉了牙,割去耳朵,做个光滑滑的人彘,看你应得急应不得急!”就举起玉钳劈面夹来。猪一戒已亲眼见禅杖打入钳中被他夹去,便将那钉耙只在钳外架隔,架隔开便乘空筑来。且架且筑,狠战有八、九回合,当不得婆婆的玉钳飞上飞下就是游龙一般,哪里招架得住。直杀得满身臭汗,欲要败下来又不好意思,满心指望小行者来策应,不住的回头张望。不料小行者全然不睬,急得他没法,又勉强支持了三、五合,一发心慌。忽见他玉钳照头来夹钉耙,急急掣开钉耙,将头一摆。不期这一摆,一只耳朵竟摆在他玉钳内,被他一钳夹住,夹得痛不可当,慌忙丢去钉耙,双手抱住玉钳乱哼道:“夹杀,夹杀!”不老婆婆微笑道:“你这大胆的和尚!你自情愿出来应急的,怎又这等怕痛叫喊?”却将玉钳轻轻提回。猪一戒双手抱住玉钳,竟连人都提到面前问道:“你这和尚端的是什么人?还是自己强出来与我作对的?却是谁叫你出来搪塞我的?你们这个姓孙的和尚还是个虚名?还是实有些本事的?为何躲着不敢出来?须快快实说,我便饶你性命,若有一字虚言哄我,我只消将钳紧一紧,先将你这只耳朵夹下来,炒一炒赏与军士下酒,然后再夹住你的头,夹得扁扁的,叫你做不成和尚,却莫要怪我。”猪一戒被夹慌了,满口哀求道:“婆婆请息怒,我实是雇来挑担的没用的和尚,怎敢与婆婆相抗?实是被那姓孙的贼猴头耍了,他虽有些本事,只好欺负平常妖怪。昨日见婆婆下了战书,晓得婆婆是久修得道的仙人,手段高强,不敢轻易出来对敌,故捉弄我二人出来挡头阵,他却躲在后面看风色。我二人若是赢了,他就出来争功,今见我二人输了,只怕要逃走也不可知。婆婆若果要见他,可快快放了我,趁他未走,等我去扯他来。”不老婆婆道:“闻他有一条金箍铁棒,能大能小,十分利害,可是有的?”猪一戒道:“有是有的,却也只好与我们的钉耙、禅杖差不多,也算不得十分利害。”不老婆婆道:“你这些话可是真么?莫非说谎来哄我!”猪一戒道:“我老猪是个天生成的老实人,从来不晓得说谎,况又承婆婆高情,这等耳提面命,就是平昔有些玄虚,如今也要改过了,怎敢哄骗婆婆以犯逆天之罪?”不老婆婆笑道:“你既不是哄骗我,就放你去。也罢,且说你怎生扯得他来?”猪一戒道:“我只说,婆婆是个有情有义的好人,要见你一见,只不过是闻你的名儿,并无恶意。你若躲了不出去,岂不丧了一生的名节?还要带累师父过不得山去。那猴子是个好胜的人,自然要出来相见,等他出来时,听凭婆婆把玉钳将他的头夹住,就夹出他的脑浆来,我们也不管闲帐。”婆婆道:“若果是真话,可对天赌个大咒,我就放你。”猪一戒听见肯放他,慌忙跪倒在地,指着天赌咒道:“我猪一戒若有半句虚言,嘴上就生个碗大的疔疮。”婆婆听了,大笑道:“既赌了咒,且放你去。要拿你也不难。”便将钳一松,呆子的耳朵早脱了出来。

  呆子得脱了身,也不顾耳朵疼痛,忙在地下拾起钉耙,说一声:“婆婆我去也!就叫他来也!”不等婆婆发放,就一阵风飞跑了回来,看见小行者站在唐长老马前,就象一些不知的。口内乱嚷道:“好猴头,原来是个不怀好心的惫懒人!你哄了我二人先去挡头阵,原说过就在后策应,怎看见我被他夹了去也不来救护?若不是我会说话哄骗了出来,此时已是死了。你这样贼心肝,狗肚肠,还要与你在师父名下做弟兄哩!倒不如各人自奔前程,还有个出头的日子!”小行者笑道:“呆兄弟不要急,不是我不来救护,岂不闻兵法上说得好:朝气盛,暮气衰。这婆子初出来,坐名寻我,一团锐气正盛,我若便挺身出去,纵不怕他,毕竟难于取胜,故叫你二人出去先试他一试。他如今连赢了你二人两阵,定然心骄志满,看人不在眼里,又等了我这半日,一闭盛气自然衰了,他那玉火钳的夹法,我又看得明明白白。我如今走出去,一顿金箍铁棒,不怕不打得他魂销魄散,让我们走路。”猪一戒道:“你便论什么兵法,怎知我被他夹得没法?说便是这等说,你也不要看得太容易了。那婆婆的夹法真也怕人,他张开了两片没头没脸的夹来,倘一失手被他夹住,任你好汉也拔不出来。”小行者笑道:“这呆子不说自家没用,转夸张别人的本事,你看他夹得住我么?你二人好生保护师父,待我去来。”空着双手,摇摇摆摆走出山前,厉声高叫道:“东胜神洲傲来国花果山天生圣人孙小圣在此,来的婆子既闻我大名,要识我金面,何不快快上前来参拜?”那不老婆婆听了,果走出阵前,将小行者上下细细估计了半晌,方说道:“我常听得人说,闻名不如见面,见面胜似闻名,人人久传你孙大圣的名头,我只道你是他嫡派子孙,又传了金箍铁棒的道法,定然是个三头六臂的好汉,却怎生是这般尖嘴缩腮猴子般的模样?莫非是假名托姓的么?但别人手中可假,我不老婆婆手中却是假不得的,快快老实说来,免得动手时出丑。”小行者笑道:“你这婆子既有本事偷了这把玉山钳,又知访天下豪杰比试,也象个有心之人,怎只生得两只耳朵却不曾生得眼睛。”不老婆婆道:“我双眸炯炯,仰能观天,俯能察地,中能知人,你岂不看见,怎说不曾生眼?”小行者道:“眼虽是生的,却不识人,只好拣选那些搽眉画眼假风流的滞货做女婿,怎认得真正英雄豪杰?所以说个未生。”不老婆婆大笑道:

  “这等说起来,古今的真正英雄豪杰都是尖嘴缩腮的了?”小行者道:“古今的英雄豪杰虽不尽是尖嘴缩腮,却也定有三分奇怪面貌,出人头地一步,决不是寻常肥痴可比。”不老婆婆道:“怎见肥痴不如奇怪?”小行者道:“你这婆子一味皮相,晓得些什么?须知肥痴者肉,奇怪者筋骨,你想,干天下的大事还是肉好?还是筋骨好?”不老婆婆道:“这也罢了。且问你,闻你家传一条金箍铁棒是件宝贝,还是有是无?”小行者道:“铁棒是有一条,止不过将他护护身子,遇巧打几个害道的恶魔,陷人的妖怪,怎算得宝贝?惟不贪不淫不堕入邪障,方是我僧家的至宝。我看你这婆子虽然白发垂垂,却颜如少艾,一定是盗窃了天地间几分阴精,故装娇做媚,指望剥我真阳。哪知道我这点真阳乃天地之根,万古剥之不尽,岂容你这老婆子妄想!倒不如安心自保,虽不能纯全坤体,留些余地还可长保生机;若一味进而不退,只怕你上面山地剥人不尽,下面的地雷又来消你了。”不老婆婆听了满心大喜道:“好猴儿!果名不虚传,是个见家。既说明白,我决不害你性命。但闻名久矣,今既相逢,岂有空过之理?快取出你的金箍铁棒来,与我的玉火钳一比高下,耍耍便放你去。”小行者道:“你要与我耍棒不难,只要你拚得三死,我便与你耍一耍。”不老婆婆笑道:“耍我死好不难哩!你且说是哪三死?”小行者道:“待我说与你听。”正是:

  欲求生快活,须下死功夫。

  不知小行者说出哪三死来,且听下回分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