曲巷斜街信马,小桥流水谁家。浅衫深袖倚门斜。只缘些子意,消得百般夸。粉面初生明月,酒容欲退朝霞。春风还解染霜华。肯持鸳绮被,来伴杜家花。
第三十一回 扫清六贼 杀尽三尸
  词曰:

  试问谁扶性命?全凭气血相调。明中剥削暗中销,皮骨如何得老。

  况助腐肠之药,又加伐性之刀。慢言大数莫能逃,多是自家送了。

  右调〔西江月〕

  话说唐长老,蒙造化小儿解放西行,十分感激,小行者一路上细说赌赛跳圈遇着老君指点之事,大家欢喜不尽,不觉又行了数千程途。一日,忽行到一处,因天寒日短,赶不到大乡大村,只望见野中有三、四家草舍人家,师徒们没法,只得赶到人家去借宿。此时,天色昏黑,刚走到门前,小行者正待敲门,忽听得里面哭声甚哀,忙停住了手。欲待不敲,却又天晚了,没别处借宿,只得轻轻的敲了两下,那里边哭得正苦,没人听见。只得又敲几下,里面方才走出一个老苍头来问道:“这时候甚人敲门打户?”小行者应道:“是过路僧人借宿。”老苍头道:“这又不是大路,哪有过路僧人到此?莫非是歹人!”便开门出来看,见那小行者雷公嘴,楂耳朵,三分不象人,先吓了一跳,再看看门外,又见猪一戒、沙弥十分丑恶,口里就乱嚷道:“真是福无双降,祸不单行。”折转身往里就走。小行者一把扯住道:“老官儿不要慌,我们不是歹人,实是大唐国来的奉旨往西天拜活佛求真解的高僧,因天晚赶不上宿头,故来借潭府暂住一宵,明日绝早就行的。”老苍头听见说不是歹人,立住了脚再看道:“老爷呀,既是高僧,怎这般嘴脸?”小行者道:“这叫做面恶人善。”老苍头道:“既是远路高僧,本该留宿,只是我家主母今日遭了横事,正在哀苦之时,不能接待,要借宿请到别家去吧。”小行者道:“借宿事小,且问你家主今日遭了甚么横事?这等悲哀?不妨细细对我说了,或者我可以救他。”老苍头连连摇头道:“救不得,救不得!说也无用。”小行者道:“你且说说看,包管你救得。莫说遭了横事,就是死了人,我有本事向阎王讨了魂来还你。”老苍头又看看道:“老爷呀,不要哄我。”小行者道:“我们乃远方高僧,不打诳语,怎肯哄你!”老苍头道:“既是这等,请少待,等我进去禀过主母,再来相请。”小行者道:“快去,快去!”老苍头真个跑入中堂报与主母道:“奶奶,外面有三、四个远方来的和尚,生得形容古怪,为着天晚要来借宿,他听见奶奶悲哭,他说有甚苦事告诉他,他有本事救得。”那奶奶正哭得昏晕,忽然听见说有人救得,住了哭道:“我那亲儿被他盗去,此时已不知死活存亡,哪里还救得转来?他不过借此为名,要借住是实。”老苍头道:“奶奶不必狐疑,就是骗我们借住了,不过费得一顿晚斋,倘或他远来高僧有些手段亦未可知,何不请他们进来问问。”奶奶见苍头说得有理,便道:“如此,快请他们进来。”老苍头见主母允了,便走到门前,对着唐长老师徒说道:“列位老爷,请进里面来。”唐长老方敢举步进去,又分付猪一戒、沙弥道:“他家既有苦切之事,我们须要小心,不可罗唣。”大家一齐走到堂中,见那主母青鬓间着几根白发,已是半老佳人;看见他师徒到堂,就起身含泪相迎。唐长老忙合掌问讯道:“贫僧乃大唐差往西天拜我佛如来求取真解的,路过宝方,因天晚无处栖身,故不得已擅造潭府,又适值潭府有事,多有唐突,望女菩萨恕之。”奶奶道:“列位圣僧既是远来,没有驻锡之处,素斋草榻,请自尊便。老身家门不幸,昔自难言。”说罢,又哀哀的哭了起来。小行者道:

  “老菩萨,哭也无用,有甚事故,快与我说了,我与你商量。”奶奶带哭说道:“老身赵氏,先夫刘种德,不幸早亡,止存下三岁一个孤子,叫做刘仁;老身忍死孀居,抚养了一十五年,受尽辛苦,今幸一十八岁才得成人,只望他嗣续先夫一脉,不期家门不幸,好端端遭了惨祸。”小行者道:“莫不是暴病死了?”奶奶道:“若是暴病死了,留得尸首埋葬,虽然痛心也还不修。”小行者道:“这等说来,想是山中行走被虎狼吃了。”奶奶道:“老身也还薄薄有些家资,我那娇儿,日日抱在怀里还恐怕伤了,怎容他到山中遇见虎狼!”小行者道:“这不是,那不是,却是为何?”那奶奶说到伤心,捶着胸,跌着脚,只是哭。那老苍头在旁边代说道:“我们这地方叫做震村,离我这震村西去五百里有一座山,只因山形包包裹裹象个皮囊,故俗名就叫做皮囊山。这山上近日出了三个大王,一个叫行尸大王,一个叫做立尸大王,一个叫做眠尸大王,这三尸大王惨虐异常,专喜吃生人的血肉,有人不知,往他山前过,不论老少,拿去吃了最不消说的。他手下又养着六个妖贼,一个叫做看得明,一个叫做听得细,一个叫做嗅得清,一个叫做吮得出,一个叫做立得住,一个叫做想得到。这六个妖贼,专管替他在这山前山后数百里内外探访,人家生得清秀娇嫩的好少年子弟,便悄悄乘人家不防备,往往偷盗了,献与这三尸大王去受用。我家小主人昨夜好好睡了,今早门不开,户不开,竟不见了,各处找寻,并无踪影。午间,曾有人来报说,在五十里艮村地方,撞见这六个妖贼用绳索牵着二、三十个少年后生望着西去,亲眼看见小主人也在内,这一去定是献与三尸大王吃了,岂不是惨祸!”小行者道:“既有人看见来报,怎不叫人赶上去追了转来。”老苍头道:“那六个妖贼皆是有手段的恶人,若去赶他,只好送与他凑数,谁有本事夺得他的转来?”小行者道:“既是午间有人看见在五十里上,此时不过走得一百里罢了。此处离着皮囊山五百里,料想还未曾献与三尸大王吃哩!我去替你夺了转来何如?”那奶奶听见说替他夺了回来,便不顾好歹跪在地下只是磕头道:“老爷果能夺得转来,便是万代阴功!我老身情愿卖尽田园,以报大恩。”小行者笑道:“些些小事,谁要你谢。”老苍头道:“老爷果能肯去,赶家里的驴子恐怕走得慢,等我到前村张大户家借一匹马来,与老爷骑了去还快些。”小行者笑道:“若是骑马,极快也要走一夜,岂不误事?不消,不消!我自会走。”唐长老道:“履真呀,救人一命,胜造七级浮屠,你果能救得,须要连夜去方好。”小行者道:“不打紧,我就去。”奶奶道:“老爷要去,也须用一顿饱斋。”便连连催斋。小行者道:“不消催,你收拾下,我去了来吃吧。”一面说一面将身一纵,早不知去多远了。房醇?欠缮唐?兀?耸?佬扌械母呱??运?豢槿猓?梢匝邮僖患汀=袢账镄⌒姓吒?媲蠼獾奶粕??洳恢?扌屑甘溃?吕幢囟ㄒ彩且桓龈呱??运?豢槿舛ㄈ灰材苎邮伲?颐侨ヒ徊⒛美词苡茫?癫幻钏瞥阅切┧兹恕!毙惺?笸跤肓⑹?笸蹙慊断驳溃骸八慵粕趺睿?颐蔷偷搅跫胰ツ萌恕!绷?籼??狄?搅跫夷萌耍?稚锨百鞯溃骸按笸醪幌?ィ?掖蛱?盟?腥?鐾降埽??怂镄⌒姓撸?褂幸桓鲋硪唤洌?桓錾趁郑?家灿行┦侄危?舻搅跫胰ビ胨?亩罚?幢鼐∽降米。豢稣馑母龊蜕形餍星蠼猓?俨坏靡?谏角熬????淮笸踔幌??谏街猩韪黾撇撸?砸荽?停?芮槎际侨?淮笸蹩谥兄?场!比??笸跆?舜笙驳溃骸八?扔腥?鐾降埽?颐侨?龃笸酰?桓龆砸桓龅骺?擞胨?松保?忝橇?巳闯丝斩???Ω改玫蕉粗校?任颐腔乩矗?眯孪适苡茫?癫幻涝眨 钡笔比?龃笸跖啥ㄐ惺?笸踝鐾芬徽螅?サ兴镄⌒姓撸涣⑹?蠊ぷ龅诙?螅?サ兄硪唤洌幻呤?笸踝龅谌?螅?サ猩趁郑涣?羟狈?桔曛校?プ教瞥だ稀K慵贫?耍?鞲魇帐暗却?惶狻?

  却说唐长老师徒在刘家安寝了一夜,次早起来就要走路,怎奈刘家母子苦苦留住,备盛斋相请。不多时,众少年的父母、亲戚都来叩谢,这家请,那家邀,唐长老苦苦推辞,也缠了三日方得出门。又走了四、五日,方到得皮囊山前,小行者与猪一戒、沙弥算计道:“前日那几个毛贼,虽被我一顿铁棒打得无影无踪,却未曾打死除根。从来做坏人的直要坏到底,决不肯改过自新,他见我放走了他的人,必然要结连这皮囊山的三尸妖怪来报仇,我们今日过山也须防备。”猪一戒慌张道:“怎生防备?”小行者道:“我们三个怕什么?只要防备师父莫要着了他的手。”沙弥道:“你二人专管杀妖精,我一人单管保师父就是了。”小行者道:“有理,有理!”大家算计定了,遂赶着唐长老的马竟进山来。此时,三尸大王已打听明白,等他师徒入山走到半路,那行尸大王手持钢刀,忽然从山腰中跳出来,大骂道:“贼秃驴!你有本事救他人之死,今日自家死到头上却叫谁救?不要走,且吃吾一刀。”举刀照小行者当头砍来。小行者忙将铁棒架住道:“你这妖精想是什么三尸么?”行尸大王道:“你既闻我大名,何不早早受死?”小行者道:“别个妖精不关利害,还可饶恕,你这三尸乃道家之贼,断断饶恕不得!我的死倒未必在头上,只怕你的死到在眼前了。”举铁棒劈面就打。这一场好杀,真个利害。但见:

  一个是宝刀,一个是铁棒。宝刀闪一闪,现偃月青龙;铁棒展一展,吐钻天黑蟒。黑蟒飞来,不问是妖是怪,一例消除;青龙落去,任他为佛为僧,也都杀害。这和尚卫道心坚,欲把三尸痛戮;那妖魔吃人念切,要将五体生吞。生吞不着,空垂馋口之涎;痛戮何曾,枉放热心之火。

  那妖魔与小行者才杀不上十数合,那立尸大王忽又从山头上跳下来,竟扑唐僧。猪一戒看见,忙举钉耙迎住,骂道:“瞎妖精!要寻死不到猪老爷这里来,却思量到哪里去?”立尸大王也不回言,举起钺斧劈胸就砍。这一场厮杀,却也不善。怎见得?但见:

  一个是宣花钺斧,一个是九齿钉耙。钺斧晃一晃,迸万点星光;钉耙筑一筑,吐九条霞彩。霞彩九条,莫说三尸,就是千尸也筑做肉泥;星光万点,休言一戒,便是百戒也砍成血酱。你道我狠,我道你恶,两下里无半点善心;你思量要捉,我思量要拿,一霎时有千条诡计。万斧千耙,苦贪赌斗;半斤八两,未见输赢。

  猪一戒与立尸大王战不上十余合,忽山嘴里又跳出一个眠尸大王,手挺长枪,直奔唐长老刺来。沙弥看见小行者与猪一戒都有对手厮杀,只得也掣出禅杖来,将长枪拨开,回手就打。

  眠尸大王笑道:“我看你这和尚满脸都是晦气,快快的逃走了还得些便宜,若要勉强丈持,只怕你真真的晦气上脸了。”沙弥道:“你这泼妖怪哪里知道,我沙老爷从来是个降晦气的祖师,任是英雄好汉,撞见我就晦气到了;你不信,请试试看。”复举杖照头打来,眠尸大王撤枪相迎。这一场杀更觉利害。怎见得?但见:

  一个是长枪,一个是禅杖。长枪虽丈八,刺将来只不离方寸心窝;禅杖止一条,打下去专照着三尸头上。紧一枪,慢一枪,惟我善于摧锋;虚一杖,实一杖,叫人不能躲避。打不倒妖精,未可便言惟我精神;捉不住和尚,到底不知是谁晦气。

  沙弥虽与眠尸大工赌斗,却一心只记挂着师父,任眠尸妖引诱,他只不走远。斗不上十数合,隐隐听得后面人声嘈杂,忙回头一看,却见有人暗算唐长老,吃了一惊,遂虚晃一禅杖,撇了眠尸妖,跑回唐长老面前,大叫一声道:“妖精休得无礼,我来了!”六贼看见唐长老独自一个,便从山坳中跳出来只望下手,不期沙弥复跑回来护持,呐声喊,一哄又走了。眠尸大王见沙弥逃回,哪里肯放,一直赶来。猪一戒听见沙弥吆喝,知道是妖精暗算师父,也撇了立尸大王,撤回身来救应,却看见眠尸妖望着沙弥只顾前赶,他就暗想道:“不趁此时下手更待何时?”便悄悄驾云赶到眠尸妖背后。眠尸妖一心只想捉沙弥,不提防背后有人,沙弥对面倒看见了,转笑嘻嘻引他道:“赶人不可赶上,再赶赶便有人要杀你哩!”眠尸妖大叫道:“谁敢杀我?”猪一戒从背后应声道:“我敢杀你!”当背心一钉耙,眠尸妖早已九孔流血,跌倒在地。立尸妖见猪一戒跑回,只认做败阵,也便随后赶来。七八赶上,忽看见眠尸大王被一戒筑死,吓得心胆俱碎,慌了手脚,转身就跑。不期小行者听见背后人乱,恐怕唐长老有失,也撇了行尸妖回来救应,恰好与立尸妖撞个满怀。立尸妖正惊得痴呆,又撞见小行者,一发慌张,乱了脚步。小行者随手一棒,也结果了性命。行尸妖随后赶来,远远望见不是势头,遂驾云化风向东走了。

  小行者赶到面前,见唐长者无恙,猪一戒已打杀了眠尸妖精,大家欢喜。猪一戒道:“这三个妖怪已打杀了两个,那六贼又无影无踪,料无阻碍,我们趁此时保护师父过山去吧。”沙弥就收拾行李。小行者道:“且慢。”猪一戒道:“师兄叫且慢,想是要等妖精来报仇哩!”小行者道:“我们结了仇,不等他报了去,却叫他寻别人去报,岂是个菩萨心肠?”唐长老问道:“怎寻别人报仇?”小行者道:“他拿了刘家儿子,我们救了出来,又打死他两个妖精,我们又一道烟去了,他没处出气,自然要寻刘家。起初只得一个儿子受害,如今恐怕一家都要吃苦哩!”唐长老听了着惊道:“徒弟,是呀!若如此论来,不是救人,转是害人了!如今却如何区处?”小行者道:“不打紧。俗语说得好,斩草要除根。只将这三尸杀尽,自然大道可期。”唐长老道:“三尸已杀二尸,那一尸知他躲在何处,怎生去寻他?”小行者道:“他弄风往东逃走,定然到刘家去了。”猪一戒道:“他若果然在刘家,我们三人同去,一个守前门,一个守后门,一个进去拿他,杀了便完帐。”小行者道:“我们同去拿他,倘或他知风,倒走来将师父拿去,岂不反输一帖?莫若你二人埋伏在师父左右,等我去赶了他来,他看见师父独坐在此,自然要下来捉拿,你们从旁出其不意,一耙一杖打杀,岂不省力?”沙弥道:“有理,有理!”遂请唐长老下了马,到山腰悬崖中一块大石上坐下。猪一戒与沙弥却潜身躲在两旁。小行者方提着铁棒一筋斗云回到刘家。来到了刘家,果然见行尸大王带领着六贼,将刘家母子并阖家大小都捉了,捆绑起来,说他请了和尚来,伤了他两个大王,杀他一家偿命。刘家阖宅啼哭震天,小行者大怒,忙落下云头大喝道:“好尸灵!自家死在头上尚然不知,还要来陷害良善!不要走,吃我一棒,断了根吧!”行尸妖看见,心上着忙,也不回手,依旧化风走了。六贼正要逃走,被小行者用棒逼住,走不脱身,只得跪在地下求饶。小行者道:“毛贼不足辱我棒,我不打你,快解了刘家母子。”六贼连忙解放。解放完,小行者就将解下来的绳子,将六贼缚了,便道:“我也不打你,只要你寻还我行尸妖就放你。”六贼道:“行尸失利,定回洞中去了。”小行者又分付刘家母子道:“你们只管放心,我定与你将三尸杀尽,决不留祸根。”刘家母子拜谢不已。

  小行者带了六贼,复到皮囊山来。且说那行尸妖,果然见唐长老独坐便下来捉拿。不期猪一戒与沙弥左右突出,登时打死,已先同师父坐在山顶上矣!大家欢喜。小行者遂带过六贼来,请师父发放。猪一戒道:“这三尸之祸,皆六贼起的,也该打死消除。”唐长老道:“三尸易杀,六贼难除。”因分付六贼道:“我们佛法慈悲,也不杀你,只要你自知改悔,从今以后只非礼勿视,非礼勿听,非礼勿言,非礼勿动,便非六贼而一五官矣!”六贼言下感悟,拜伏于地道:“蒙圣僧开示,自当洗心,一遵教诲。”唐长老听了,大喜道:“既能改悔,何必苛求?去吧!”六贼拜谢而去。小行者方叫猪一戒挑行李,沙弥扶唐长者上马而行。正是:

  遗祸莫饶人,回头须放手。

  唐长老师徒此去毕竟如何,且听下回分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