曲巷斜街信马,小桥流水谁家。浅衫深袖倚门斜。只缘些子意,消得百般夸。粉面初生明月,酒容欲退朝霞。春风还解染霜华。肯持鸳绮被,来伴杜家花。
1985年11月10日 我国女子大学的第一位女校长吴贻芳逝世

吴贻芳是我国最早的女子大学的第一位女校长。早在本世纪初,吴贻芳就读于维新派人士创办的杭州女校时,就受到爱国主义的启蒙教育,明确主张读书的目的是救国。以后,她在苏州、南京的教会学校读书,又到美国密执安大学深造,始终不改初衷,一心爱国。她认为世界上最大的事莫过于祖国的强大。“五·四”运动时,吴贻芳作为金陵女子大学学生会会长,毅然带领同学走上街头,投入反对北洋军阀政府卖国投降的斗争。1926年,她在美国留学时,一个访美的外国总理演讲时诬蔑说“中国不能算一个国家”,年轻的吴贻芳连夜奋笔疾书,严辞驳斥,第二天,《密执安大学日报》发表了她的捍卫祖国尊严的檄文。她也因此赢得了华侨和留学生的尊敬。北伐时期,我国提出收回教育权,吴贻芳应邀回国。担任金陵女子大学校长。她在职近30年,在师生中培养了一种“金陵精神”,其核心就是从爱国主义出发,各人在各自的岗位上,对国家尽到自己应尽的义务。吴贻芳爱国,身体力行,为人乐道。抗战胜利后,她出席联合国制宪会议归来,司徒雷登推荐她任国民政府教育部长。蒋介石派宋美龄去劝她出来任职,她干脆地回答:“我不会做。”1949年初蒋介石“下野”后,张治中推荐吴贻芳做教育部长,正在组阁的何应钦亲自找上门来,她还是谢绝了。而在新中国成立以后,吴贻芳却乐于担任江苏省教育厅长。吴贻芳当面对蒋介石说过,不当国民党的官;解放前夕,她退回了国民党当局送来的去台湾的飞机票;1949年4月,她与南京民主人士一道,致电毛主席和中共中央,请中国人民解放军进城,毛主席复电对他们予以勉励和表彰。新中国成立后,吴贻芳一直从事教育领导工作,她始终把自己的命运同祖国的命运紧密联系在一起。她常说,祖国不强大,民族要挨打,人民要遭殃,任何人都不可能没有祖国而在世界上独立存在。她在晚年还常常视察工读学校,教育青年要热爱祖国,勉励他们努力学习,使自己成为对祖国有用的人。吴贻芳把自己的一生献给了祖国的教育事业。1985年11月10日吴贻芳逝世。为了缅怀和学习她的光辉业绩与高尚品德,在她逝世7周年时,出版了《吴贻芳纪念集》。她曾经任教过的南京师范大学(原金陵女子大学)校园里建立了“贻芳园”,内设“吴贻芳纪念馆”,陈列、展出她的生平业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