曲巷斜街信马,小桥流水谁家。浅衫深袖倚门斜。只缘些子意,消得百般夸。粉面初生明月,酒容欲退朝霞。春风还解染霜华。肯持鸳绮被,来伴杜家花。
1940年10月12日 上海首任汉奸市长傅筱庵被军统刺杀

1940年10月13日,今天的《申报》有一条醒目的标题:“虹口昨晨血案,傅筱庵被刺身死;祸生肘腋老仆持刀暗杀,日方大事搜查并无所获。”

傅筱庵于1938年10月16日出任伪上海市长后,不时有人把夹有子弹的警告信寄给他。在许多公开场合,傅筱庵亦成了行刺的目标。到1940年8月,他已先后遭刺三次,都侥幸免难,傅筱庵惶惶不可终日。

1940年3月,汪精卫伪国民政府成立后,蒋介石责令戴笠干掉汪精卫。戴派军统局书记长吴赓恕至沪,策划刺汪行动。吴找到与傅筱庵素有深交的开滦煤矿公司上海办事处经理许天民,希望拉拢傅筱庵一起刺杀汪精卫。傅与许交谈后,几经权衡,将刺汪计划向汪伪特工部全盘托出。许天民等先后入狱,吴赓恕隐匿租界,刺汪行动遭挫。戴笠将此事报告蒋介石,蒋即下令除掉傅筱庵,刺傅任务由陈恭澍组织执行。由于傅已戒备森严,几次狙击行动均未奏效,陈即决定从内线打开缺口。于是,便派杜茂在虹口斯高塔路傅宅附近开一家酒店,伺机利用傅家人作内应。傅家有一仆人叫朱开,三十年来随傅筱庵走南闯北,一直被傅视为亲信。朱开生性嗜酒,不久便成为杜茂酒店的常客。朱、杜两人豪饮畅谈,引为知己,杜趁机进言,要他干掉傅筱庵。朱开素对日本人反感,对傅筱庵出卖许天民等人亦心怀不平,遂同意杀傅。10月11日,傅筱庵忙于参加各种应酬活动,深夜才归,照例在净房睡下。朱开入得房内,用一把锋利的菜刀朝正在熟睡的傅筱庵连砍数刀,傅当场气绝身亡。朱从容出得傅宅,在杜茂的接应下,隐逸而去。事后,国民党军统局给予重赏。